soh logo
ad image
酸梅汤(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酸梅汤(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朴素的食物,往往就是最好的良药!一碗「酸梅汤」治疗温病,收胆火、补肝气

【希望之声2017年9月21日】(作者:null)酸梅汤不是稀奇的东西。记得我小时候,外婆的厂里每到夏天就会供应免费酸梅汤,我和表姐总是提着一个小锅子去装。酸甜可口,冰凉入心,那是我们夏天唯一的饮料。我本来一直以为酸梅汤因为便宜,才成为大众饮品。但是如果你和我一样,认为酸梅汤只是一种饮料,那真是太傻了─酸梅汤其实是治疗温病最好的药。

先说说什么是温病。温病和一般的感冒发热不一样,它的症状是一上来就直接喉咙痛、浑身痛、头痛、发烧。有两个症状是辨证要点:一是发烧时神智昏沉,二是脉大而虚。一丁点打喷嚏、流鼻涕的前戏都没有,直接高潮。这种病,很多医生的解释是身体里潜伏的寒邪在作怪,是之前受了寒,时间一久在身体里化成热。可是民国初年的名医彭子益先生不这么认为,他在《圆运动的古中医学》里说,温病其实是人体感受到节气的变化,引动了内在的疏泄失常,胆火上逆所造成的。

疏泄,就是指肝的疏泄太过,原因是春天的节气为风热,引动了人体内在的肝木。肝胆相照,肝疯了,胆也跟着不正常。胆火本来应该往下降,结果反过来往上走,到了肺部,灼烧了肺阴就会咳嗽;到了头和面部,就会头痛、发烧。彭子益先生认为,这种内在的虚热,不能用清凉的泻火药。因为身体本身并没有多余的火,而是胆火去了不该去的地方,是内热外浮。这时出现的发烧、咳嗽、头痛,不过是因为胆火浮游而出现的症状罢了。

温病的治疗方法和因受寒邪而发烧的方法完全不同只要调整肝木的疏泄功能,收敛外浮的胆火就可以了。而他治疗温病用的神方就是─酸梅汤酸梅汤是我们日常的叫法,其实在中药里,它叫「乌梅白糖汤」。

《乌梅白糖汤》

乌梅五~七颗,白糖一两。

乌梅煮好后,放入白糖调匀即服。

乌梅中药店都有卖,也有成袋的小包装。乌梅的药用如何呢?乌梅奇酸,性收敛,不但可以收敛外浮的胆火,而且大补肝气。它虽收却不涩,还能生津,最适合治疗温病。白糖补中益气,但又不滞腻,与乌梅的酸甘相呼应,生阴液,最适合温病的虚证

这里再强调一下乌梅白糖汤的适用症状:头疼身痛、先怕冷后发烧,或直接发烧,神智昏迷、精神倦怠。脉虚浮、洪大,轻按强重按弱。这些是温病的虚证。彭子益先生说,温病一般都是虚证多,实证少。实证就要用其他的药。如果发烧以后仍有怕冷的症状,说明还是有受到一些寒邪。这时只要在乌梅汤里加入三克薄荷叶一起煮就行。

彭子益说:「暑月热极之时,心慌意乱,坐卧不安,面红肤热,身软无力,不思饮食,舌净无苔,或舌色满红,此暑火不降,木气失根也。方用乌梅五大枚,冰糖二两,煎汤热服,酸甘相得,痛饮一碗立愈。暑月发热,乌梅白糖汤特效。」看见没?「暑月发热,乌梅白糖汤特效!

很多传统做法其实都有渊源,都是老祖先留给我们的智慧在生活中最朴素的反映。可惜的是,在所谓物质高度发达的当下,「普通」、「廉价」、「低级」成了这些有用食疗药品的可怕代名词,被追求更好生活的我们忙不迭地丢弃掉。

当我们的餐桌上、冰箱里充斥着各类高级化学调料调制出来的饮品,同时又因为不知道如何治疗常见的温病和暑证而忙着去医院排队吊点滴时,自以为过著美好现代生活的我们,是多么地无知和可笑!朴素的食物,往往就是最好的良药。良药并不都是苦口的,被「贵的才是好的」蒙蔽了双眼的我们,才是自己最苦的药。

责任编辑:李 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