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加拿大法轮功学员在国会山前集体炼功
加拿大法轮功学员在国会山前集体炼功

一定要珍惜修炼法轮功的万古机缘啊

【希望之声2017年7月29日】(本台记者陈克江综合报导)这是一位曾在中国大陆当过中学老师,现在和先生一起旅居加拿大蒙特利尔的法轮功学员的修炼故事。因为故事内容比较多,现撷取五个精彩片断跟读者朋友们一起分享,相信对大家都会有启发。

一、一个异常清晰的梦

我的得法有点拖拖拉拉。1996年我的姥姥得法,我每次去看望她,她总是向我展示功法,让我炼。我总是以工作忙为托辞。1997年,我的父母先后得法,折磨母亲的各种病痛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不翼而飞。我真切的感到大法的神奇与超常。母亲介绍大法给我,那时心浮气躁的我一笑,说,你觉着好,就好好炼,等我有时间了,我再炼。但我还是跟母亲学会了打坐,并且一上来就能双盘半个多小时。《转法轮》也开始断断续续的看。但那时只是走近大法,却没走进来。

直到有一年的大年初三回娘家,不知道哪里开窍了,我主动提出跟父母一起学法,我们三人一起学了两讲《转法轮》。当天晚上,我就做了一个梦:蒙蒙的天空中,开了一个四方四正的窗口,一道金光从窗口直射下来,一道梯子也从窗口挂了下来,我母亲在窗口趴着向我招手,当时我手把着天梯向上攀登,回头向下一看,黑云翻滚,无比险恶。我心想一定要爬上去,不要让黑云淹没了我。我爬上窗口后,看见一个无比美丽清亮的世界,纤尘不染:白色细腻的沙子,清澈见底的水,父亲和母亲坐在水边打坐。母亲说:“你终于上来了。”是啊,我上来了,因为我得法了。我想这是李洪志师父对我的点化和鼓励,师父在《精进要旨》中告诉我们:“法轮大法是把宇宙的特性(佛法)万古以来第一次留给了人,等于给人留下了一部上天的阶梯”。在后来修炼的路上,遇到魔难的时候,我经常会想起这个梦,一切的魔难都是师父安排为我铺就上天的阶梯。

二、坚决不在中共的血旗上签名:

中共信奉斗争哲学。1949年10月1日,中共夺取政权后,不是象过去宣传中说的那样,一心一意搞建设,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而是发动了50多场人整人的政治运动,斗的天昏地暗,你死我活。1959年到1962年,毛泽东不是头脑发热,而是发高烧,搞大跃进,赶英超美,跑步进入共产主义,结果,却搞出了一场空前未有的大饥荒,全国饿死了3860多万人!所以,在中共统治下的老百姓形成了“两怕”:一是穷怕了,一是整怕了。以至于每当运动一来,无论真与假,是与非,对与错,共产党说啥就是啥,绝大多数人都是随波逐流,人云亦云,没有主心骨。

修炼法轮功之后,虽然我刚开始修的不扎实,甚至带修不修的,但是,基本的是非、善恶、正邪,我还是分的清的。我在一所重点中学教学。1999年“7·20”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之后,一次,我们学校周一升完血旗,校长在全体师生面前宣布:人人都要在这面旗上签字,保证不炼法轮功。当时,我就想:我母亲是被病痛折磨的想自杀的人,多年求医问药无果,炼了法轮功就好了,我可不签。我在众目睽睽之下若无其事只身回到了办公室,站在办公室窗前向楼下一望:黑压压的几千人都在那等着签字。心里升起一股怜悯之心。后来,同事问我为什么不签字,我说法轮功修真、善、忍,凭什么签字?也许就是那单纯朴素坚实的一念,同事们竟然都佩服我的勇气,并开始议论学校象搞“文化大革命”一样。

血旗签字事件之后,同事还都替我捏了一把汗,认为学校领导会找我谈话如何如何,或者来个上报什么的。那时的我,非常简单,没有任何观念,也没有害怕,也没有多想。结果什么事也没发生。

真正得法实修后,我悟到:这是对我的一个考验,也对我以后给同事讲真相打下了基础。李洪志师父一再要求我们“正念正行”,教诲我们“一正压百邪”!真正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到了,尽管在几千人中我是极少数,也不会有任何事!

三、放下对名利的执着,劝“三退”

我们学校是个重点学校,那时,我是全校最年轻的组长。语文组是个大组,有近50人,女的占绝大多数,争名争利甚至吵架的事时有发生。修炼后,我不忘自己是个炼功人,按照大法的要求做人。学校最大的竞争是评职称,因为职称直接和工资挂钩。同事有的想走个后门,经常请我吃个饭,送个礼,给个购物卡什么的,我一概拒绝,并告诉他们:因为修炼法轮功,明白了失与得的道理。同时我真心为每个组员着想,把评优质课、优秀教师、优秀论文的机会留给别人,不去争名争利。李洪志师父曾经讲:“真正的提高是放弃,而不是得到。”当我放下名利真心为别人好时,我在物质上却什么都没失去,反而得到的更多,我被评为优秀教师,论文也获省一等奖,成为最年轻的高级教师,并参加了省高中语文教材的编写。

最重要的是,同事都愿意和我接触,信任我。那时学校每月都要给组长开会,让组长回去发展党员。每次给组员传达会议内容时,我总是巧妙的引到大法修炼上,讲我修炼大法后身体的变化,心性的提高,“天安门自焚事件”是假的等等。大家听的津津有味,每次会议结束,大家才恍然大悟:“怎么叫你发展党员,你每次都讲法轮功。”我当组长之后,我们组不但没发展一个党员,已经入党的,我都帮他们化名退党了。他们在明白“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保平安”的道理后,都很高兴。

我记得给一位同事退了共青团和少先队。后来去她家时,又给她的妹妹、女儿、外甥讲真相,他们都很喜欢听,还拿出保存的法轮功学员制作的精美的真相币给我看,说大法弟子真了不起,都是人才。他们一家都退出了共青团和少先队。2010年,她女儿去日本前还到我母亲那里请了一本《转法轮》。

2011年3月,这位同事打电话兴奋的告诉我说:“真是有神保佑啊,谢谢你。”原来她女儿日本大地震“3·11”大地震的前一天晚上,莫名其妙的离开了所在的城市,到了东京,买了机票,顺利的登机回国。而她所在的那个城市第二天就被水淹没了,东京机场滞留的航班很多,她的航班却准时起飞了,躲过了这场大灾难。我也高兴的对她说:“感谢李洪志师父吧!”

四、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却遇难呈祥

2015年年1月,神韵在魁北克城的演出结束后,我们6个同修开车回蒙特利尔。连续几天的忙碌,加上当天晚上忙到凌晨2点,我们早上5点就出发往回返,开车的同修打了一个盹,就那么几秒钟的功夫,车子从高速公路上飞下去了。当时,我一直在和开车的同修说着话,怕他犯困,也是刚刚打了一个盹儿,朦胧中,我感觉车子飞出去了,心中只有一念:只有师父能救我们。就大喊一声:“师父!”其他同修也相继醒来,我们一起喊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车子在空中横着转了几圈落在了雪堆里。人、车毫发无损。车内的同修都双手合十感谢师父并及时向内找。我曾经经历过两次车祸,我知道那都是大难过去一个。这次车祸后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我突然悟到:如果不是师父的保护,这条小命可能就搭上了。人身难得,生命可贵,一定要珍惜珍惜、再珍惜,把宝贵的时间用在正事上!

五、丈夫自觉自愿退出邪党组织

我得法后,因为觉得好,一直也想让先生修炼,但怎么讲,无论谁讲,他从不动心。来到加拿大后,我多次让他去看天国乐团的游行,他不去;给他《九评共产党》,他不看;劝他退出共青团、少先队,他说自己早就不是了。还调侃我说:你成不了仙女。几次下来,我都是气急败坏:“我都是为了你好,怎么这样对待我?”

李洪志师父说过:“善的最大表现就是慈悲”。我理解这样的慈悲是没有自我意图和所求的。我所认为的为他好,其实是夹杂着情的,而情是狭隘的,自私的,这样善意的帮助他人,实际上是要索取回报的,一旦感觉自己的付出没有得到回报或者回应时,就会由爱生出不平、不满甚至怨恨来。站在人的基点上,用常人的情改变他,根本没有作用。

有一次,具体什么事记不清了,只记得我没有像以前那样七年谷子八年糠的翻个底朝天,埋怨先生,而是真诚的对先生说:平时你还说我是个善良的人,其实差得太远了。就像李洪志师父说的:“恶者妒嫉心所致,为私、为气、自谓不公。善者慈悲心常在,无怨、无恨、以苦为乐。”我还未背完,先生就赞叹的说:“师父写得太好了,你给我退了吧,用真名。”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再次叮嘱我,我连忙答应。多长时间我都没有说服他,就这一刻的向内找,心性提高了那么一点点,先生就改变了。我深刻体悟到师父说的修自己的美妙。第二天先生下班回来又一次跟我确认到底退了没有。我连忙说:“退了,退了!”

责任编辑:靳同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