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澳洲電視節目證實“中共特務就在你身邊”

澳洲電視節目證實“中共特務就在你身邊”

【希望之聲2017年6月15日】(主持人:方偉, 子涵)

2017年6月15日        節目時長:16分47秒

子涵:今天帶給您的話題其實和我們每個海外華人都是相關的。

方偉:是,沒錯,我們其實生活在海外都是風平浪靜,好像身邊沒有什麼事情一樣,比較放鬆比較平靜,但是在我們身邊到底有沒有一些事情值得我們關注,有些事情我們意識不到,甚至有些事情我們意識到了也沒有去想過它有什麼樣的後果,或者說和我們的生活有什麼關係。

好,我們今天給您講的是一個遠在澳洲的事情,但是也許這件事情通過一個鏡子可以折射到我們美國來,讓我們瞭解在我們身邊發生的事情。是什麼事情呢子涵?

子涵:那在6月5號的晚上,澳洲的《澳大利亞廣播公司》ABC它的國家頻道有一個時事節目叫做「四角」(Four Corners),那這個「四角」節目它播放了一個47分鐘的一個節目,是讓澳洲人覺得很震撼的,這個節目是由澳洲廣播電臺和費爾法克斯傳媒(Fairfax)聯同美國FBI,還有澳洲的安全情報局以及澳洲的聯邦政府部門,首席檢察官,國防安全專家等等一塊來製作了這麼一部片子。

方偉:這ABC就是澳大利亞廣播公司,那隻是澳洲的國家廣播電臺,國家的頻道,他們和這個澳洲的政府部門和情報當局以及說美國的情報當局所聯合製作的這麼一部片子,所以也代表他們過去幾年來這個跟蹤調查的這樣一個結論,結論是什麼呢?

澳大利亞的國防部門和情報界認爲說,中共在澳大利亞企圖發揮其影響力,直接威脅到了澳大利亞的自由和主權。整個的這個媒體聯合調查,聯合調查本身有兩個傳媒,一個Fairfax,一個是《澳大利亞廣播公司》ABC。那聯合進行了五個月的調查,那麼調查顯示說什麼呢?是北京活躍在廣泛的陣線之中,直接指揮在澳洲的《中國學生會》威脅澳洲的中國異議人士,試圖影響澳洲的學術自由,並且控制絕大多數的澳洲的華文媒體。

子涵:那裏面其實涉及到很多個澳洲華人的故事。首先帶給您的兩個故事,是有關兩個知名的華人富商他們的故事,那他們其中一個是叫做黃向墨,他是深圳玉湖投資集團有限公司的董事長,他也是《澳洲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的會長,另外一位是周澤榮,等一下我們再來介紹他。我們先來看一下這個黃向墨他做了什麼呢?

方偉:這個黃向墨和周澤榮是由澳大利亞安全情報機構,是兩個人點名,說警告澳洲的政府官員不要接受他們倆提供的政治捐款,那他們倆在過去給澳大利亞的三個主要政黨作出的政治捐獻目前已經知道就超過了70萬澳元了。

那這個《悉尼晨鋒報》早在2016年就開始報道黃向墨的故事,說黃向墨的名字原來叫黃暢然,他的家鄉是中國廣東的揭陽市,他在那邊就捲入了一起和這個涉及政府高級官員的深度腐敗的醜聞,那麼這個腐敗的官員是哪兩個呢?一個是前中共的廣州市委書記萬慶良,另外一個是揭陽市委書記陳弘平,當時他們倆就是共用一個情婦,就是同一個情婦給他們兩個生一個小孩,就弄成一個很大的一個醜聞,那麼這個《悉尼晨鋒報》就說這個黃暢然剛開始就涉入一個深度腐敗,那後來這個事情曝光之後,他才改名叫做黃向墨,並且移居這個澳大利亞。

他到澳洲之後就成爲了《澳洲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的會長,以這個澳洲的僑領,中國僑領的這個身份活躍在各個場合。在2016年澳洲聯邦大選臨近的時候,根據這個ABC澳洲廣播公司的節目,黃向墨當時就承諾向工黨再捐40萬澳元,以前已經捐了,這筆是40萬塊錢。但是在投票幾周前,他就撤銷了他的承諾,並且清楚說明瞭原因。因爲他認爲說,澳洲的某一項政策,他對這個政策不滿,他認爲會讓中共不快。那ABC的節目它就做出一個說明,它說黃向墨從這個角度看的出來,他的捐款背後是有政治目的的,他的幕後操作的,他試圖引導澳大利亞的政策向有利於中共的方向發展。

子涵:剛纔提到了這個《澳洲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它是一個什麼樣的組織呢?前中共駐悉尼的總領事館的政治領事陳用林,他在幾年前就曾經透露說,中共對澳大利亞的政治滲透是三個層面:一個是在華人社團;第二個是在學生和學者的聯誼會;第三是孔子學院。其中對華人社團的工作是重中之重,而這個《澳洲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就是這些社團的一個核心。

陳用林:在華人裏面搞那個,就是這種金字塔型的這種組織來進行控制。你比如說在澳大利亞有這個《澳大利亞華人團體協會》、《澳大利亞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這兩個組織實際上是金字塔形的。

子涵:他介紹這個《澳大利亞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是聽從總部是設在中國國內的《中國和平統一會》的一個領導,《中國和平統一會》它是中共中央統戰部下面的一個官方組織,它的會長是中共中央的政治局常委,還有中共全國政協主席。

方偉:我們下面看一下第二個這個富商叫做周澤榮,這也是一個像澳洲政界捐了很多很多錢的這麼一個知名的富商,他是1970年移民到香港,那麼之後他就是一直在這個澳洲和廣州之間穿梭。

那海外媒體曾經在2010年是引述了中共廣東省委宣傳部的消息,說是周澤榮那個時候是背靠廣東省委潮州幫的官員,這些官員就親自給他站臺,因爲他的公司,這個周澤榮他的公司叫做僑鑫集團,就是老百姓買僑鑫集團的房產,就可以辦理廣州戶口。就是你買了他的房子,你可以進戶口進廣州,結果讓周澤榮就背靠這個政府,背靠這幫官員大大發了一筆,後來他就在這個澳大利亞用砸錢的方式開辦一個媒體《新快報》。

那當時這個前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訪澳洲的時候,這隨行人員看到澳洲的《新快報》都很吃驚,他們說這份報紙比人民日報還左,不敢相信澳洲人會辦這樣的報紙,所以就是也是看出當時一個例子吧。

周澤榮另外他和曾慶紅,就是曾慶紅的太太的一個侄女叫做王曉玲,是關係很好,那王小玲居住的廣州的豪宅那就是在廣州由周澤榮的旗下的公司開發,那麼結果房款支付了20%,再送它300萬的裝修費,那麼把這個房子給他搞定。

那另外就是周澤榮在2015年還捲入到聯合國大會主席,叫做約翰·阿什,是他這個受賄案,這個時候還在美國,其實後來是被FBI直接介入調查。那說起另外一個人就是一個澳洲的華裔,她的名字叫做嚴瑞雪,嚴瑞雪在去年被判刑,那這個嚴瑞雪她是什麼樣一個背景?

子涵:在澳洲的節目中談到的澳洲的華人社交女王嚴瑞雪她怎麼了呢?那節目裏就說,澳大利亞的安全情報組織在2015年10月的時候是突然搜查了她的住所,結果發現這個嚴瑞雪她真正的身份是中共的特務,嚴瑞雪她嫁了一個澳洲人,他的丈夫叫做烏瑞恩,這個烏瑞恩是澳洲的一個高級的情報官員,他之前是澳洲的外交官。

那當時搜查他的寓所的時候,情報人員就發現了在他們的家裏有一些是屬於澳洲政府的機密文件竟然也有,那他的老公烏瑞恩就被懷疑是從他之前的僱主,他的僱主是國家評估辦公室裏拿走了這些資料,並且把這個資料給了他的妻子,烏瑞恩是2001年的時候離開了國家評估辦公室,去了哪裏呢?是去到了香港《鳳凰衛視》擔任一個高級的職務。

好,那剛纔講的是嚴瑞雪的故事,剛纔我們的故事涉及到了在澳洲的政界,還有商界一些知名的華人,一些社交女王,他們的一些故事,那其實不只是和政界商界有關,還涉及到和澳洲的中國留學生也是有關的。

方偉:澳洲的(Fairfax)這個媒體和ABC澳洲廣播公司另外這個採訪或者說調查的一個對象,是堪培拉大學的《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的主席,她的名字叫做盧路萍,那麼她的這個採訪是顯示出中共控制主要通過學生組織,影響並且監控澳洲的中國留學生,那在“八九學運”之後,這已經成爲這箇中共對海外留學生實施監視的一個慣常的組織。那澳洲目前有超過10萬的中國留學生,而這些留學生組織的費用通常都是由駐澳洲的中共的大使館官員提供。

子涵:那片子裏就提到說,在今年3月的時候,中共國務院總理李克強訪問澳洲的時候,中共的大使館就組織當地的留學生集會去迎接李克強的到訪,和這邊習近平到訪的這個場景很像。那當時兩輪集會,最早的早上5點鐘就開始了,那堪培拉大學的《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的主席》盧路萍她是這麼說的,她說中國留學生參加這個集會所需要的物資交通都是大使館來幫助的,包括巴士接送,提供食物,還有國旗,還有法律上的幫助,爲了是避免和澳洲警方一旦產生衝突的時候,它就可以提供一些這方面的幫助。

那澳洲ABC節目的調查人員就問她,她是不是有幫助中共大使館來監視當地的一些異議人士的活動?那她就直截了當說是啊,因爲她覺得這個是爲了保證學生的安全,也是爲了中國,那這個是《澳洲學生聯誼會》主席她的看法。

方偉:我想她說的對學生安全的意思就是說,她如果要做這些事情的話,中共就不會去威脅她的這些學生吧,她說是這個意思,我想ABC他也是能夠聽懂她說這個意思。

那同時剛纔說的這些來自中國的富商,除了向政黨捐款之外,也像澳洲的學術機構是非常大的捐款者,捐款都是數千萬的澳元,這都被澳洲的情報部門所記錄在案。

子涵:等於說悉尼大學它的商學院的大樓,它是由加拿大裔的一個美國設計師設計的,那剛纔提到的中國富商周澤榮是爲這個大樓捐了2000萬澳元,那這個大樓就是用他的名字來命名了。另外一箇中國商人黃向墨他投資180萬澳元幫助悉尼科技大學建立了一個澳洲和中國的一個關係中心,那他親自挑選了一個人來擔任這箇中心的主任,他可以決定誰可以當這個主任。

方偉:好的,那我想澳洲的這件事情出來之後,澳洲各界反映都非常強啊,恰逢美國國務卿和國防部長訪澳,並且進行2+2會談,在新加坡的香格里拉安全對話論壇上那麼跌了聲,在澳洲對中國發出警告說,不允許中國有經濟實力擺平一切。

那我想子涵我們今天講的是澳洲的情形,其實想都不用想,另外還有相關的另外一個報道就沒有時間跟大家說了,講的是德國的情形,也就是中共在德國做了同樣的事情,雖然在我們身邊通過這個《和平統一促進會》,通過各種各樣的社團哪,通過領館的各種動作,通過學生會,表面上你覺得它都是一個美國的正常的一個民間組織,那背後都是中共的影響。也就是說這些華人來到海外之後,中共是不放手的,那不放手的結果是什麼呢?

首先,我覺得這些最不合適的海外華人做的事情就是在,這叫什麼英文叫安德曼,他們自己的自由對不對?針對美國、針對澳洲,針對德國這樣的事情做不對的事情,那麼其次也是在等於毀掉自己的安全。

子涵:因爲剛纔從剛纔的這個節目中也可以看到,其實像這種FBI還有個國家的聯邦調查局,其實都在看着這件事情呢,並不是說沒人關注,我去被組織參加那個什麼活動也就參加了,但其實當你參加這個活動的時候,其實FBI的人在看着你。

方偉:對,就是無意之中吧,我想一箇中共的首腦到美國來訪問,被誰通知去哪裏做一個歡迎,那麼BUS也有,那每天還有一些錢,還有吃的喝的覺得沒什麼問題,大家好像就是大家都做這件事情,其實背後他是由中共直接出資資助的,來組織的,這對於西方的情報部門他們其實是非常清楚,他們只是一直在觀察,所以我們瞭解的西方的情報部門或者西方的政府吧,他們就是在觀察,他們在記錄。我想對我們來說,我們何必要被記錄在案,對不對?我們既然都已經到美國了,成爲一個自己獨立的有尊嚴的一個人,我們幹什麼還要被他們記錄在案?那麼當然我想這一點的基礎,就是說其實不要讓已經到海外的美國華人還被中共夠到,還被它牽着,還被它控制。

中共特務有一個專家,我採訪的專家,當然因爲敏感,這個專家都不方便透露他的信息。他說真的這件事情最簡單的做法是什麼?就是和中共脫離接觸,它找你不理它,你就不會進入它的籠罩之中。否則的話即使一個小小的一個領館,它通過他的這個人脈那個人脈還能把很多華人繞進去,最後讓這些華人做出對所在國不利的地方,也對自己未來安全不利的地方,我想將來對中國也是不好的。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