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澳洲电视节目证实“中共特务就在你身边”

澳洲电视节目证实“中共特务就在你身边”

【希望之声2017年6月15日】(主持人:方偉, 子涵)

2017年6月15日        节目时长:16分47秒

子涵:今天带给您的话题其实和我们每个海外华人都是相关的。

方伟:是,没错,我们其实生活在海外都是风平浪静,好像身边没有什么事情一样,比较放松比较平静,但是在我们身边到底有没有一些事情值得我们关注,有些事情我们意识不到,甚至有些事情我们意识到了也没有去想过它有什么样的后果,或者说和我们的生活有什么关系。

好,我们今天给您讲的是一个远在澳洲的事情,但是也许这件事情通过一个镜子可以折射到我们美国来,让我们了解在我们身边发生的事情。是什么事情呢子涵?

子涵:那在6月5号的晚上,澳洲的《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它的国家频道有一个时事节目叫做「四角」(Four Corners),那这个「四角」节目它播放了一个47分钟的一个节目,是让澳洲人觉得很震撼的,这个节目是由澳洲广播电台和费尔法克斯传媒(Fairfax)联同美国FBI,还有澳洲的安全情报局以及澳洲的联邦政府部门,首席检察官,国防安全专家等等一块来制作了这么一部片子。

方伟:这ABC就是澳大利亚广播公司,那只是澳洲的国家广播电台,国家的频道,他们和这个澳洲的政府部门和情报当局以及说美国的情报当局所联合制作的这么一部片子,所以也代表他们过去几年来这个跟踪调查的这样一个结论,结论是什么呢?

澳大利亚的国防部门和情报界认为说,中共在澳大利亚企图发挥其影响力,直接威胁到了澳大利亚的自由和主权。整个的这个媒体联合调查,联合调查本身有两个传媒,一个Fairfax,一个是《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那联合进行了五个月的调查,那么调查显示说什么呢?是北京活跃在广泛的阵线之中,直接指挥在澳洲的《中国学生会》威胁澳洲的中国异议人士,试图影响澳洲的学术自由,并且控制绝大多数的澳洲的华文媒体。

子涵:那里面其实涉及到很多个澳洲华人的故事。首先带给您的两个故事,是有关两个知名的华人富商他们的故事,那他们其中一个是叫做黄向墨,他是深圳玉湖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的董事长,他也是《澳洲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的会长,另外一位是周泽荣,等一下我们再来介绍他。我们先来看一下这个黄向墨他做了什么呢?

方伟:这个黄向墨和周泽荣是由澳大利亚安全情报机构,是两个人点名,说警告澳洲的政府官员不要接受他们俩提供的政治捐款,那他们俩在过去给澳大利亚的三个主要政党作出的政治捐献目前已经知道就超过了70万澳元了。

那这个《悉尼晨锋报》早在2016年就开始报道黄向墨的故事,说黄向墨的名字原来叫黄畅然,他的家乡是中国广东的揭阳市,他在那边就卷入了一起和这个涉及政府高级官员的深度腐败的丑闻,那么这个腐败的官员是哪两个呢?一个是前中共的广州市委书记万庆良,另外一个是揭阳市委书记陈弘平,当时他们俩就是共用一个情妇,就是同一个情妇给他们两个生一个小孩,就弄成一个很大的一个丑闻,那么这个《悉尼晨锋报》就说这个黄畅然刚开始就涉入一个深度腐败,那后来这个事情曝光之后,他才改名叫做黄向墨,并且移居这个澳大利亚。

他到澳洲之后就成为了《澳洲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的会长,以这个澳洲的侨领,中国侨领的这个身份活跃在各个场合。在2016年澳洲联邦大选临近的时候,根据这个ABC澳洲广播公司的节目,黄向墨当时就承诺向工党再捐40万澳元,以前已经捐了,这笔是40万块钱。但是在投票几周前,他就撤销了他的承诺,并且清楚说明了原因。因为他认为说,澳洲的某一项政策,他对这个政策不满,他认为会让中共不快。那ABC的节目它就做出一个说明,它说黄向墨从这个角度看的出来,他的捐款背后是有政治目的的,他的幕后操作的,他试图引导澳大利亚的政策向有利于中共的方向发展。

子涵:刚才提到了这个《澳洲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它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呢?前中共驻悉尼的总领事馆的政治领事陈用林,他在几年前就曾经透露说,中共对澳大利亚的政治渗透是三个层面:一个是在华人社团;第二个是在学生和学者的联谊会;第三是孔子学院。其中对华人社团的工作是重中之重,而这个《澳洲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就是这些社团的一个核心。

陈用林:在华人里面搞那个,就是这种金字塔型的这种组织来进行控制。你比如说在澳大利亚有这个《澳大利亚华人团体协会》、《澳大利亚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这两个组织实际上是金字塔形的。

子涵:他介绍这个《澳大利亚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是听从总部是设在中国国内的《中国和平统一会》的一个领导,《中国和平统一会》它是中共中央统战部下面的一个官方组织,它的会长是中共中央的政治局常委,还有中共全国政协主席。

方伟:我们下面看一下第二个这个富商叫做周泽荣,这也是一个像澳洲政界捐了很多很多钱的这么一个知名的富商,他是1970年移民到香港,那么之后他就是一直在这个澳洲和广州之间穿梭。

那海外媒体曾经在2010年是引述了中共广东省委宣传部的消息,说是周泽荣那个时候是背靠广东省委潮州帮的官员,这些官员就亲自给他站台,因为他的公司,这个周泽荣他的公司叫做侨鑫集团,就是老百姓买侨鑫集团的房产,就可以办理广州户口。就是你买了他的房子,你可以进户口进广州,结果让周泽荣就背靠这个政府,背靠这帮官员大大发了一笔,后来他就在这个澳大利亚用砸钱的方式开办一个媒体《新快报》。

那当时这个前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访澳洲的时候,这随行人员看到澳洲的《新快报》都很吃惊,他们说这份报纸比人民日报还左,不敢相信澳洲人会办这样的报纸,所以就是也是看出当时一个例子吧。

周泽荣另外他和曾庆红,就是曾庆红的太太的一个侄女叫做王晓玲,是关系很好,那王小玲居住的广州的豪宅那就是在广州由周泽荣的旗下的公司开发,那么结果房款支付了20%,再送它300万的装修费,那么把这个房子给他搞定。

那另外就是周泽荣在2015年还卷入到联合国大会主席,叫做约翰·阿什,是他这个受贿案,这个时候还在美国,其实后来是被FBI直接介入调查。那说起另外一个人就是一个澳洲的华裔,她的名字叫做严瑞雪,严瑞雪在去年被判刑,那这个严瑞雪她是什么样一个背景?

子涵:在澳洲的节目中谈到的澳洲的华人社交女王严瑞雪她怎么了呢?那节目里就说,澳大利亚的安全情报组织在2015年10月的时候是突然搜查了她的住所,结果发现这个严瑞雪她真正的身份是中共的特务,严瑞雪她嫁了一个澳洲人,他的丈夫叫做乌瑞恩,这个乌瑞恩是澳洲的一个高级的情报官员,他之前是澳洲的外交官。

那当时搜查他的寓所的时候,情报人员就发现了在他们的家里有一些是属于澳洲政府的机密文件竟然也有,那他的老公乌瑞恩就被怀疑是从他之前的雇主,他的雇主是国家评估办公室里拿走了这些资料,并且把这个资料给了他的妻子,乌瑞恩是2001年的时候离开了国家评估办公室,去了哪里呢?是去到了香港《凤凰卫视》担任一个高级的职务。

好,那刚才讲的是严瑞雪的故事,刚才我们的故事涉及到了在澳洲的政界,还有商界一些知名的华人,一些社交女王,他们的一些故事,那其实不只是和政界商界有关,还涉及到和澳洲的中国留学生也是有关的。

方伟:澳洲的(Fairfax)这个媒体和ABC澳洲广播公司另外这个采访或者说调查的一个对象,是堪培拉大学的《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的主席,她的名字叫做卢路萍,那么她的这个采访是显示出中共控制主要通过学生组织,影响并且监控澳洲的中国留学生,那在“八九学运”之后,这已经成为这个中共对海外留学生实施监视的一个惯常的组织。那澳洲目前有超过10万的中国留学生,而这些留学生组织的费用通常都是由驻澳洲的中共的大使馆官员提供。

子涵:那片子里就提到说,在今年3月的时候,中共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访问澳洲的时候,中共的大使馆就组织当地的留学生集会去迎接李克强的到访,和这边习近平到访的这个场景很像。那当时两轮集会,最早的早上5点钟就开始了,那堪培拉大学的《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的主席》卢路萍她是这么说的,她说中国留学生参加这个集会所需要的物资交通都是大使馆来帮助的,包括巴士接送,提供食物,还有国旗,还有法律上的帮助,为了是避免和澳洲警方一旦产生冲突的时候,它就可以提供一些这方面的帮助。

那澳洲ABC节目的调查人员就问她,她是不是有帮助中共大使馆来监视当地的一些异议人士的活动?那她就直截了当说是啊,因为她觉得这个是为了保证学生的安全,也是为了中国,那这个是《澳洲学生联谊会》主席她的看法。

方伟:我想她说的对学生安全的意思就是说,她如果要做这些事情的话,中共就不会去威胁她的这些学生吧,她说是这个意思,我想ABC他也是能够听懂她说这个意思。

那同时刚才说的这些来自中国的富商,除了向政党捐款之外,也像澳洲的学术机构是非常大的捐款者,捐款都是数千万的澳元,这都被澳洲的情报部门所记录在案。

子涵:等于说悉尼大学它的商学院的大楼,它是由加拿大裔的一个美国设计师设计的,那刚才提到的中国富商周泽荣是为这个大楼捐了2000万澳元,那这个大楼就是用他的名字来命名了。另外一个中国商人黄向墨他投资180万澳元帮助悉尼科技大学建立了一个澳洲和中国的一个关系中心,那他亲自挑选了一个人来担任这个中心的主任,他可以决定谁可以当这个主任。

方伟:好的,那我想澳洲的这件事情出来之后,澳洲各界反映都非常强啊,恰逢美国国务卿和国防部长访澳,并且进行2+2会谈,在新加坡的香格里拉安全对话论坛上那么跌了声,在澳洲对中国发出警告说,不允许中国有经济实力摆平一切。

那我想子涵我们今天讲的是澳洲的情形,其实想都不用想,另外还有相关的另外一个报道就没有时间跟大家说了,讲的是德国的情形,也就是中共在德国做了同样的事情,虽然在我们身边通过这个《和平统一促进会》,通过各种各样的社团哪,通过领馆的各种动作,通过学生会,表面上你觉得它都是一个美国的正常的一个民间组织,那背后都是中共的影响。也就是说这些华人来到海外之后,中共是不放手的,那不放手的结果是什么呢?

首先,我觉得这些最不合适的海外华人做的事情就是在,这叫什么英文叫安德曼,他们自己的自由对不对?针对美国、针对澳洲,针对德国这样的事情做不对的事情,那么其次也是在等于毁掉自己的安全。

子涵:因为刚才从刚才的这个节目中也可以看到,其实像这种FBI还有个国家的联邦调查局,其实都在看着这件事情呢,并不是说没人关注,我去被组织参加那个什么活动也就参加了,但其实当你参加这个活动的时候,其实FBI的人在看着你。

方伟:对,就是无意之中吧,我想一个中共的首脑到美国来访问,被谁通知去哪里做一个欢迎,那么BUS也有,那每天还有一些钱,还有吃的喝的觉得没什么问题,大家好像就是大家都做这件事情,其实背后他是由中共直接出资资助的,来组织的,这对于西方的情报部门他们其实是非常清楚,他们只是一直在观察,所以我们了解的西方的情报部门或者西方的政府吧,他们就是在观察,他们在记录。我想对我们来说,我们何必要被记录在案,对不对?我们既然都已经到美国了,成为一个自己独立的有尊严的一个人,我们干什么还要被他们记录在案?那么当然我想这一点的基础,就是说其实不要让已经到海外的美国华人还被中共够到,还被它牵着,还被它控制。

中共特务有一个专家,我采访的专家,当然因为敏感,这个专家都不方便透露他的信息。他说真的这件事情最简单的做法是什么?就是和中共脱离接触,它找你不理它,你就不会进入它的笼罩之中。否则的话即使一个小小的一个领馆,它通过他的这个人脉那个人脉还能把很多华人绕进去,最后让这些华人做出对所在国不利的地方,也对自己未来安全不利的地方,我想将来对中国也是不好的。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