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石濤評論】北京電影學院性侵事件持續與安邦承認吳小暉被抓 (音頻/視頻)

【石濤評論】北京電影學院性侵事件持續與安邦承認吳小暉被抓 (音頻/視頻)

【希望之聲2017年6月14日】(主持人:石濤)大家好,這裏是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石濤評論時間,我是石濤。

我節目中講過,我說你要記住“三才”實際是指一個人,我們一個人的珍貴,是因爲我們一個人的生命包含着天、地和我們現在的自己,每一個人我們擁有一片天,擁有一片地,我們的生命的不死是跟這相關。《封神演義》第五十九章,說三聖就是天皇地皇人皇,這三聖可就是對應着我們今天人的生命。我不知道有多少朋友聽懂我說的意思,因爲他叫天皇地皇人皇,那天皇帝、地皇帝、人皇帝,對應着人的天地人三才。生命是有根脈的,這是我一直跟大家說的,一切都是有根脈的,“柴胡”作爲中醫的一個藥,它來自於神農時代,人間有一種病,神仙給人間就有一種對症下藥的藥,對症下藥是有原因的,人有病也是有原因的。

任何一件事情他生命可以往上追,看他追的這個根脈有多深,根脈越深這個人相對的其實他的境界就越高,這是中國傳統的,你說《封神演義》不算中國的傳統文化嗎?我相信沒人敢這麼說吧?那麼中國的傳統,爲什麼又說共產黨邪惡是斬殺了中國人對自我的認知呢?人今天就是一個慾望的人,當人是一個慾望的人的時候,天地人恐怕只落在了肉身的這塊肉上,失去了這份你自己的天的認知,失去了對你自己地的認知,失去了你自己所對應的,甚至於伏羲、神農、軒轅,以這樣的中國最古老的最傳統的這種神明的認知,你掐斷了彼此之間的連帶,你自己掐斷了自己的連帶,這樣的東西最後剩來就剩下這塊肉了。當剩下這塊肉的時候一定這麼幹,女人的生命形式自然就取決於她是被動的,男人的生命形式有着他主動的含義,他的生命自然屬性就這樣,當她是被動的時候,她就是一種誘惑,所以你看罵這個狐狸精不就是一種誘惑嗎,對男人的誘惑嗎,而他的誘惑他需要滿足。

其實現在說,說誰誰接地氣,什麼叫接地氣?這詞都當成形容詞了,其實在我的眼睛裏它就是一種生命的連帶,接地氣就像人的腳心永遠衝着地,腳心是純陰的,手心是陽的,當他把腳心盤起來的時候,陰陽這麼一調和身體就好,自然就好,你啥都不懂都能好,相對是有好處的。現在就來一句話:接地氣,怎麼接?拿管子接?你說話我愛聽,接地氣。全都缺失了對自己的基本的這種生命的緣由,就像有人埋汰我,來來就生命吧,宇宙吧,你有病。那可不是病得不輕了,你就是認這塊肉,我說真實的你比你現在這塊肉強多了,你這塊肉就是一塊破肉,對不對?長瘡長疙瘩,然後這疼一下那癢一下你還受不了呢,但真實的你比這塊肉強多了,你說,不,我就這塊肉,你別跟我弄這麼多,我就是這塊肉,我就是快臭肉,那不是邪了門啦嗎?你說是不是邪了門了?

所以我想說,北京電影學院這件事情成爲了大新聞,它是圈套圈了,故事肯定朋友們都知道了,當然現在據說微博上都刪了,先是女學生把這件事情揭出來,然後女學生的投訴就是當她把被強姦被侮辱的事情跟系領導說了之後,跟系里老師講了之後,系領導對她進行打壓,絕對的打壓。我不好說這電影學院表演系會怎麼樣,這個東西它是門行業啦,你要去直接評價人家很多電影學院人家都不能活了,對不對?不能那麼說,我只能說不能那麼說,但是在一個中共的體制之下的這種藝術觀點和藝術基礎,當只剩下這塊肉的時候,他不想說是慾望都難,演狐仙,演那個琵琶精,演一個像一個,演一個像一個。

你要讓他去演伯邑考,伯邑考我跟大家解釋過,太偉岸的男子了,狐狸精妲己就誘惑不了他,那是男人,今天在中國的電影界當中,我不知道有幾個男人能演出那個內在的氛圍,因爲那個內在的氛圍不要看他這個傢伙事兒,那都是瞎掰,看他眼睛,他的眼睛在表達這個故事的時候,他能否表現出那一份真正男人不被誘惑的那種內在的品質,他沒有就表達不出來,對不對?他表達不出《封神演義》中所描寫的伯邑考的那種境界,那是妲己要坐他懷裏學琴呢,妲己什麼人呢,那個殺人的人一到跟前就碎了,稀里嘩啦的全都完了,都不用去跟她那,還到跟前就已經,不用,我還沒到跟前就完了,妲己具有那麼非凡的誘惑力,妖精,伯邑考能夠不動任何心思,沒有任何想法,在他眼睛裏妲己就是妲己,不是一個誘惑人的狐狸,那你今天有幾個男人能演出來,第一個。

第二個,做編導的人有幾個人能夠說出這內在的含義,透過你的眼睛要能演出來,這是藝術作品在真正的展現中你想展示出這些傳統文化中的內在精髓,那導演也好,編劇也好,他必須能有這樣的境界,他的生命的內在能跟那個層面接觸上,自身能夠真正似乎達到伯邑考當時的那種境界,那樣的內在的心態的平靜和純淨,先是乾淨的靜,纔是安靜的靜,心裏不乾淨哪裏有安靜?這是我想說的。那這件事情在國內引起的反響非常大,這是沒想到的,是因爲這個女孩申訴沒有一個結果。結果又出來一個男的,也是在微博上,這男的現在也沒露面,這男的就提到系裏的女老師,學院女老師養男孩,家裏有什麼億萬財產,金窩藏嬌,它叫金屋藏什麼呀,小白臉,那隻能這麼說了,成熟的女人去養年輕的男人,這事兒怎麼說呢?原來有一句不好聽的話叫面首啦,靠女人吃飯的男人叫面首。

就像我跟大家說的,推特上我看過那麼一個東西,理髮店專門給女孩剪頭髮的,男孩都是光着身子,肩膀是肩膀,胸肌是胸肌,這個照片就瘋傳,我看有人也提到說,也不知道這是哪家店,她也想去,女孩啦,她也想去。那如果在社交媒體中今天的人包括一些反共的人,在談論這些問題的時候,就當成一種隨意,一種調侃,一種欣賞,女人同樣把他當成欣賞,那我想問你,哪個老爺們娶個媳婦說搞不清楚她前頭有多少男朋友了,人家說你太古董了,對不對?你整個一出土文物啦。那一個女人你要嫁個男人,那你是讓他隨便哪去扎一猛子就算,還是對你忠貞呢,如果今天的男人也不在乎,女人也不在乎了,那可不只是公共汽車了,給兩毛錢就上,這話不好聽啦,我們不要錢,都是一樂。如果今天整個都是一樂的話,那不就是屬驢的嗎,一天二十四小時,一個星期七天,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沒白天沒黑夜,那不就這個了嗎?

如果都是這個的話,電影學院出的這件事情,如果大家認可這種價值的話,爲什麼在網絡上朋友們認爲那個學校的老師就幹這事呢,這是大家的共識,他不要你證明不證明,只要這事出來了,大家就以爲當老師的一定幹這麼,那男人一定幹這個,那女老師幹這個正常,家裏找平衡了。網上爲什麼大家就不求其證明,這個很特別的,不讓什麼證據不證據,因爲這東西你不好說它叫證據和不證據,他不要證據,他就矛頭衝向他。社會反應出來的這種社會價值觀,就驗證了現在社會的現實狀況,大家就把電影學院就當成就是幹那個的。當然現在是說,說那個老師已經準備提出法律訴訟什麼的,要找到那個爆料的人,據說北京電影學院對這件事情也很重視。哈,我個人覺得就是這麼回事。如果電影學院、藝術專科學院都被人們普遍認爲他一定是以這樣的方式來生存的話,你已經有口難辯了,人說跳進黃河也洗不清,我說你別跳,跳進黃河,你把黃河給污染了,不是你洗不清,你把黃河給污染了,你就那麼大毒素哩,所以這件事情我以爲他相當的看點就是大家認可這件事情。

後面又談到了貪腐問題,那是轉向了,財色,那是共生的,這裏就包括朋友就是說“恨人有,笑人無”這是中共的價值觀,給人們洗腦的價值觀,那恨人有笑人無,在這個背景之下大家說那些人貪錢了,不貪錢怎麼養男孩啊,四五十歲的女人怎麼養男孩啊,得給錢,對不對?養着吧,我覺得真正的看點看到的是社會的崩潰,其實人們在探討社會怎麼崩潰,已經崩潰了,當人們不求其事情是否能證明,人們已經潛意識認爲他一定是幹那個的,那就是社會崩潰了,因爲這是社會共識的一種價值觀,所以我以爲這是這件事情的關鍵所在,人們缺失了對自己生命的尊重的一個基本的能力和基礎,對自己尊重的能力和基礎都失去了,就是我說已經失去了對自己還擁有天地人的這樣的認識的時候,就剩下一個人這塊肉的時候,他這樣的表現也就是一種社會道義崩潰,人性自然崩潰的表現之一。

比較有趣的一個消息就是說,國內財新網報道,安邦的吳曉暉被抓,安邦的吳曉暉在星期五的下午被抓走的,這個是財新先報道出來的,這個消息就變成了一個相當確實的消息。他們之間曾經有過對壘,吳曉暉還委託公司幾次向財新發出了警告,甚至法律行動,在加拿大狀告了財新網的《財經》的一個特別記者,在加拿大狀告,這些事情都有,而且明確講《財新》雜誌、財新網和胡舒立對安邦的侮辱,對吳曉暉先生的侮辱,這是明確的,說吳曉暉已經無法出境,已經被限製出境,這是胡說,他們可以進出自由。在這個背景之下財新再次拿出來一個消息說,吳曉暉失去自由,完全失去自由,在上個星期五,這個消息在我做這期節目的時候,北美的星期二的下午的大概三點半,英國的《金融時報》確認吳曉暉被抓,英國的《金融時報》的記者找到了安邦的這個發言人,安邦公司的辦公室和吳曉暉的祕書辦公室,他得到的答覆是總裁吳曉暉現在已經無法履行他的職能、職務,他現在的職務被另外一個人代替,這個就顯得非常的突出了。

我跟大家分享一下英國的《金融時報》和路透社的報道,他講說安邦已經確認安邦的主席吳曉暉被中國政府拘留,他分享的內容來自於路透社,他講主席已經不能履行他的職責,這是安邦集團星期二晚些時候直接確認了財新網報道的事實。他報道是這麼講的,他說,上任吳曉暉他的最突出的特點就是短時間以世界財經金融爲平臺迅速崛起,這是他介紹,他的雄心勃勃的計劃是要吞併世界上很多大的企業和大的公司。他說,但是吳曉暉最大的問題就是他的公司的間架結構,沒人知道吳曉暉的公司安邦集團背後的真正老闆是誰,沒人知道他到底有多少空殼公司,沒人知道這家公司的背後的真正的運作者是誰和擁有者是誰?英國的《金融時報》在報道中直接就這麼說的,他說安邦集團的雄厚資金的迅速的積累和籌集,以及他極其複雜的密不透風不被人所知的這種擁有權力的間架結構使得吳曉暉成爲了在國際金融市場當中極其神祕的人物。

然後他也引述了,他說《財經》在今天已經報道說,早些時候,星期二,有個時差,吳曉暉被安全人員帶走,現在的安邦集團是安邦人壽保險的董事長陳平在行使吳曉暉的權力。安邦集團自己發出聲明說,吳曉暉先生因爲個人原因而無法履行他的職務,運作是正常的,並且授權公司高管履行職務,那應該說這就是非常明確的消息了。在英國的《金融時報》裏面再次回顧介紹安邦的迅速崛起和吳曉暉在英美之間的大手筆的買賣以及他跟鄧小平家裏面的這種親屬關係。如果安邦自己證實吳曉暉被抓,整個這個案子就走到了下一個階段了。在英國的《金融時報》裏,談到吳曉暉的時候就談到了肖建華,所以吳曉暉、肖建華、郭文貴這三個人在二零一五年金融風暴的時候,當時就出現過,所以我們看到在二零一五年的時候,二零一五年初馬建被抓,曾慶紅第一次被約談,二零一五年二月份的時候,財新網揭祕安邦,《南方週末》揭祕安邦,後來這件事情不了了之了。

三月份,財新矛頭衝向了郭文貴,然後引起了軒然大波。而在二零一四年左右,肖建華接受《紐約時報》的採訪,在有關習近平的姐夫家族財產時,他的姐夫的一筆股票生意,當時原始價值是一千五百萬美金,而當時的市值,二零一四年的市值大概幾個億美金,但是這票活被肖建華接走,而肖建華故意在《紐約時報》披露了這個消息,但是肖建華自己說,作爲習近平的姐夫沒掙一分錢,他賠錢了,他本來可以掙錢,但是我接走了這票貨,所以當時那個報道在今天看來證明肖建華在中共權貴家族當中,他可以玩弄幾乎所有的家族。當時的習近平的姐姐姐夫,想脫手這筆東西的東西的時候,爲什麼就直接可以被肖建華接手,那一定是熟悉的,相信的,認知的,有實力的,也就變成了肖建華在金融體系當中統領着整箇中共最上層的新老政治局、政治局常委的家族,而肖建華敢那麼說,他認爲他賣了個關子,我肖建華跟你們不一樣,我橫豎都吃,我橫豎都幫,誰家的忙我都幫,習主席的家的忙我也幫,這是肖建華。

但是在英國的《金融時報》裏也明確講說,肖建華到現在沒有聲息,我跟大家提醒過,肖建華被抓到現在,用肖建華去打的人到現在還沒露頭呢,還沒出來呢。在肖建華還沒出來的背景之下,郭文貴如此喧囂在反擊的背景之下,吳曉暉被抓,剩下的我們看到的比如說車峯,這已經摺了,被抓了;賀國強家族的賀錦強、賀錦濤,這是哥兒倆了,應該完全都消失了,完全被抓了,只不過沒公佈了,因爲他們不是面上的人,賀國強沒有能力去參加上個月十號十一號的政治局常委會議的時候,已經表明他們家族出事了,對吧?李伯潭,這是賈慶林的女婿;樑軍,樑光烈的兒子,這些人都已經消失了,但是我們可以看到同一類的人就是肖建華、郭文貴跟吳曉暉,吳曉暉雖然是說是鄧小平孫女的女婿,我相信現在被抓的消息證據證實的話,那這個女婿是真是假已經是個問號了,即使他是真的,那也就今天習近平、王岐山擺道要乾了。

當吳曉暉宣佈被抓到時候,其實你看到另外一個人,就看郭文貴十六號有什麼反應,十六號,我看到今天的留言說,恐怕十六號沒東西了,不知道了,有沒有東西我們不知道。但是吳曉暉被抓,我相信對郭文貴而言有着非常大的借鑑之意和解讀之含義,一定他自己有自己的解讀,咱們不知道了,人家知道了,因爲這幾個人他是連在一起的,而他連在一起的原因都跟金融和空殼公司有關。我記得有期節目我跟大家介紹了,我說肖建華是在金融的角度來講掌控了各大家族,郭文貴是藉助馬建掌控了各大家族的內部的交易和所謂爆料的基礎,但是呢馬建給了他多少,他們之間共知的多少,透過馬建習近平跟王岐山一定掌控的八九不離十,除非郭文貴把馬建也玩了,也就是馬建也有着失控的部分,就是馬建認爲沒有給過郭文貴的東西可能郭文貴手裏也有,那除非有這種,但是現在我們不知道,可是我相信當動了吳曉暉的時候就意味着對金融體系真正的斬殺開始了。

大家回憶在上個星期國內拿出了大概一萬五千億還是兩萬五千億的現鈔進入市場,我跟大家分析過那件事情,當時章立凡先生講是二點五萬億,他拿到的消息,但實際操作我們看到是連續三天每天大概四千九百多億,一點五萬億肯定有了,而他的背景宗旨就是卡掉了貨幣往外流通的所有渠道,特別是民間,然後民用民生的大企業缺少資金,然後他在管束着有關房地產的投資,多家銀行已經不給買房子貸款了。然後上海出的事情,剛剛出現的這種事情,他表明對房地產本身有着他一個相當改變的政策,在這種相當改變的政策的背景之下,他投入如果是一萬五千億貨幣進入市場的話,他把這些貨幣自然向那些民生企業去擠壓,奶粉就是很簡單的。要造成這種企業能夠有新的流動資金出現,然後保證這些員工正常的基本生活,來保證在他被封閉起來的金融概念當中被封閉起來的國內的環境下有一個充足的貨幣流通量,讓他自己運作起來,自我消耗自我運作流通起來,這樣的話最大的作用就是社會穩定,避免社會出現衝突。

在相對金融貨幣被管制之後,打擊金融大鱷,就是收網,向社會公佈,所以他是從吳曉暉他們這種人手裏面拿不回錢了,當他拿不回來錢的時候,反過來去投入市場貨幣,然後以這種緩衝的時間段裏面去下手打擊。抓吳曉暉這就是一個非常明確的標誌,動手了,所以你看郭文貴會有什麼反應,因爲他們是一體的,當買賣走到這份上大家是一體的,對吧!那他反應出來的呢我們看是不是曾慶紅死了,或者說肖建華的作用產生了,宣佈江澤民掛出來了,咱看把誰掛出來,這應該是配着套來的。動了吳曉暉所有人都會想到鄧小平家,所以當時吳曉暉的反抗是說,告財新網告的是他的婚姻問題,說你們家造謠,說這個財新網造謠,說胡舒立侮辱他,這個背景之下鄧家不會出來澄清的,鄧家出來澄清這事就很難堪,鄧小平家說,吳曉暉還是我們家孫女女婿,或者說不是我們家孫女女婿,說是說不是都很難堪,中共的體制一定是死要面子活受罪的,所以他不公佈,但是你就聽說他真動手抓他,那就是下手了。

下手瞭如果按照吳曉暉的說法,他沒有跟鄧家解除婚約,也就是說他還是鄧家的孫女婿的話,習近平、王岐山衝着鄧家去了,那就決裂了,真正跟太子黨完全決裂了,是這道理。那如果他們的婚姻已經完全解除了,那就變成了吳曉暉是個幌子,他的身份就與肖建華跟郭文貴有着一比,他是變成了金融大鱷,他不是一個真正的太子黨的或者孫子那輩的,不是那個概念,當他不是這概唸的時候,那打的是這個層面,可是當他打這種層面的話,動了吳曉暉就動了一連串,同樣是影響非常大。他是個標誌啦。動了吳曉暉,手裏攥着肖建華,那我們看這兩個人的映射程度方向是誰家,曾慶紅家?江澤民家?還是哪些真正大的權貴家族?但是我相信呢打擊的不是一家兩家,他打擊的是整箇中共權貴家族的勢力,就是我說肖建華掌控了中共權貴家族,如果習近平的姐夫當初兩三年前想脫手那票東西的話竟然直接可以跟肖建華完成了這筆買賣,你就知道肖建華的掌控力度有多大。

如果馬建能夠把中共最上層的所有的官的人都竊聽了,十多年前江澤民坐的空軍一號裏面被裝了竊聽器,所以你到現在也搞不清楚到底是那些中國人,就是旁邊監督製作空軍一號的中國人放的竊聽器呢還是美國人放的竊聽器,而當時監督完成的是總參的還是國安的,還是外交部的,那你不知道了,我相信不是一個部門在那,一個部門的人在那兒進行主席空軍一號的這種飛機的製作,肯定不是一個部門,肯定不是國安一個部門包攬的,他們之間誰也不信誰,國安有插手,總參可能也有插手,而這個外交部的諜報人員同樣有插手,因爲他們之間要相互監視的。中國的領事館裏面他們之間是相互監視的,道理是同理,所以沒有誰跟誰一頭的,只是自個跟自個一頭,一女可以嫁三家,一個間諜這頭聽馬建的,那頭聽總參的,還有一邊聽這個曾慶紅的。曾慶紅跟他說了,小子你看着點馬建,就這麼回事了,諜報人員就一定是獨立的,孤立的。

在這個大的框架之下直接公佈出來抓了吳曉暉的話,而且安邦自己已經完全確認的話,這是動手的標誌,我眼睛裏完全是動手的標誌,那細節和時間我們要等待後面的發生。

那好,這期節目就到這裏,謝謝大家,再見。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