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討厭一種說法,“那個時代人人平等”(資料圖片:wikimedia/Peter Zhang)
討厭一種說法,“那個時代人人平等”(資料圖片:wikimedia/Peter Zhang)

資中筠:如果真沒有特權,全國官員爲何無一人餓死

【希望之聲2017年3月16日】討厭一種說法,“那個時代人人平等”。軟臥高幹病房,你能享受嗎?特供商店,有你的份嗎?高幹樓你能住嗎?城裏商品糧,農民能吃嗎?百姓樣樣憑票供應,高幹用的着麼?文工團,大院禮堂放內部電影,你能看麼?就是工人跟農民比,也至少相差3個級別。

資中筠:我在80年代的時候有過一個安徽保姆,她親口告訴我她們家一共8口人,活活餓死了4口,就剩下4口人。他們是冬天餓死的,連發喪都不敢,也不敢上報,爲什麼呢?因爲活着的人還可以領死了的人的口糧。

我老伴陳樂民在1960年下放勞動,就差點餓死了。他下放到河北的一個縣,那時候還是公共食堂,就讓他們下放幹部掌勺,說是可以公平。那時候的口糧是每人每天四兩毛糧。毛糧的意思是沒有去糠的糧食。然後煮一大鍋,都是稀的,使勁往底下撈也撈不出什麼來。每天就吃這個幹活。結果有一次他餓昏了,滾到水溝裏。幸虧有一個老鄉看見了把他給救起來,因爲他是“中央下放幹部”,不能讓他餓死,就把他送到縣裏頭去打營養針救回來了。真餓死的絕大多數是農民。我們在城裏都得了浮腫,餓得營養不良,但是不會餓死。

當時,所有東西都是憑票的,一張糧票可以困死人。一個人餓得要命,如果沒帶糧票,他怎麼着也沒辦法買到一碗麪吃,就到這樣的地步。那時候的住房面積是多少?一直到80年代我在xx所的時候,每年到了分房子大家都打破頭,就爲了一平方米兩平方米。好多人結婚很多年都沒有房子。大家都窮得不得了。但上面有特權的一小部分人的生活跟大家是完全不一樣的。只不過我們根本就看不見。部長以上的人是有特殊供應的,所謂“特供”。他可以到某一個商店去買東西,他們是不缺的。那時候公費醫療,也只有在國營企業的職工加上公務員才能享受,廣大的農民是絕對沒有保障的。

我覺得現在最重要的是讓年輕人知道真實的當代史

文章來源:網絡

責任編輯:祥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