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習近平文聯萬言講話重視傳統文化,與現實的衝突是什麼?

習近平文聯萬言講話重視傳統文化

習近平文聯萬言講話重視傳統文化,與現實的衝突是什麼?

【希望之聲2016年12月14日】(主持人:高潔 / 嘉賓:文昭,時事評論員,中國問題專家)**************************************

2016年12月14日       節目時長:43分07秒

**************************************

習近平最近在文聯發表了近萬字的講話,與會3000多人,而且把政治局常委都帶去了,規格之高前所未有,並着重強調“文化是一個國家、一個民族的靈魂。歷史和現實都表明,一個拋棄了或者背叛了自己歷史文化的民族,不僅不可能發展起來,而且很可能不斷上演一幕幕歷史悲劇”。

爲什麼此時此刻習近平如此重視強調中國的傳統文化?

與中國目前的政治以及社會形勢有何關聯?

被外界稱爲信仰缺失、道德淪陷的大陸社會環境,傳統文化還能復興麼?

經過文革後,傳統文化已普遍被大陸官方重新解讀並在過去近70年的教育中,改變了幾代人的觀念,誰還知道中華傳統文化的精髓是什麼?

請聽文化學者文昭先生的解析:從中華傳統文化解讀過去中國朝代統治的“三權分立”

**************************************

聽衆朋友好,歡迎你繼續收聽希望之聲,我是主持人高潔,邀請文化學者文昭先生,

來跟我們討論一些話題,我們此前應我們觀衆朋友的提問,比如在總統大選當中,我們華人反思,爲什麼在海外華人好像遇到什麼問題,都會首當其衝受到歧視、攻擊?文昭先生從文化角度上,爲我們進行分析,接下來我們關注一下,最近中共的領導人,習近平在出席三千人的文聯大會,發表萬言的講話,大談中國的傳統文化,上週已經請文昭先生給我們做了一集,爲什麼此時此刻他要把中國的傳統文化這麼強調的搬出來,而且以示重視。當時文昭先生給我們做原因的分析,今天我們將繼續這個話題。

文昭先生:早上好,能聽到嗎?

文昭:高潔,你好,聽衆朋友,大家好。

主持人高潔:我們先麻煩你,把上一次我們的要點,進行回顧,因爲當時你跟我們講到,其實後邊的焦慮,和當時一個大的背景,我們再繼續今天的話題。

文昭:是的,因爲上一次談到文聯講話,是提到,實際上習近平文聯大會開會的規格是前所未有的高,因爲他不只自己去,還把所有的政治局常委都一起帶去,這個在以前是沒有的。這其中其實體現一種焦慮感。中國社會,當前處於信任嚴重缺失的狀態,而信任嚴重缺失的社會,實際上他的管製成本相當高,而且他的危機也有高度的偶然性,和不確定性。我們上次舉了例子,現在高看文藝,以及談復興傳統文化,從執政集團的意圖,是想通過這種方式來一定程度的緩和社會矛盾,打造一種民族精神來重建社會信任,以及重塑對執政集團的信心,他是有一個比較明確的用意。當然中國的文藝界,能不能達到這個目的?他能不能完成使命?顯然是做不到的,所以這麼多高規格的領導去坐鎮這個會議,本身也是體現對中國文藝界的督責和不滿,也就是領導去壓陣,事實上去督陣去。我們上次主要談一下,因爲中國現在整個創作環境不自由,它造成實際上文藝的繁榮的目標難以達到。因爲上次講,現實主義,它的本質,它是批判性,現實主義它的精華和主體,就叫做批判現實主義,因爲有批判性的東西,才能深刻,有深刻的東西才能夠流傳,因爲後代的環境,後代人的精神狀況,跟前代人不一樣,你必須能夠深刻到觸及人性本質的時候,纔有跨越時空的力量,才能夠影響後代,這是我們上次講的內容,簡單回顧一下。

這一次,我在正式開始談之前,先說一下我對這個節目的構想,我們除了談時事性的話題以外,文化內容會涉獵比較多,像這幾次我們都會談到中國文藝復興的問題,因爲文化問題在當今中國人當中,也不是清高玄遠的話題,海內外相當多的華人,對這個議題都很感興趣。象在2000年代初,我在中國所居住的大學,他周邊從事古琴教育的經營機構只有一家,就是琴棋書畫的琴,七根弦,撫琴的那個琴,橫着彈的彈撥樂器,因爲我們大學旁邊它就挨着一家音樂學院。古琴這個東西,比較小衆,剛好它就挨在那。有一家從事教育的機構,可是我一個月之前,在和國內的朋友聯繫,結果大家猜怎麼樣,我們學校周邊這樣子的機構,他叫琴宛,既賣琴,同時也教大家彈琴,這樣子的機構,居然差不多有二十家,說明文化熱,特別是對中國傳統文化的喜好,正在民間興起,這當然是一件好事。我有一個經歷,在十幾年前,在出國之前,國內有個同事,有個女孩她很有文藝份,經常寫個詩,寫個散文,貼在她的新浪博客上,那個時候大家有什麼東西想交流,就開個博客,有新浪,搜博,博客,那個時候還沒有微博,社交媒體還沒有興起,沒有微博,沒有徵信,都是在後來幾年才興起的。我覺得我同事文筆不錯,我在她博客上留個言,我說你真有文學女青年的氣質,沒有想到這位女孩勃然大怒,馬上在她的博客上貼了一串照片,她去青島海濱曬太陽,穿比基尼的性感泳裝照,然後下批一行大字,還加了顏色:不是文學女青年。加三個驚歎號。

高潔 :不高興這麼講。

文昭:不高興,她很不高興。你說她文學女青年,她特別不高興,所以我嚇一跳。

高潔:這對女性,特別年輕女性這樣子去講,其實是一個非常好的讚揚,你不僅是外表漂亮,你也有內在的文學修養,她爲什麼不高興?

文昭:十幾年前,大家就是這種心態,我後來出國問一下。我說在臺灣,好像別人說你是文學女青年也都是一個褒義詞,但是在十幾年前,在中國很多年輕女孩,她不希望你這樣子稱呼她,當時我嚇一跳,我說文學女青年不能隨便惹,情緒不穩定,惹毛了,尺度大的嚇死你。其實我是一點惡意都沒有,我這完全出於讚美,但是可以看得出來,十幾年前,你說文學女青年,那個時候很多人頭腦裏面,他是這樣一幅圖畫。

高潔:這裏面可能還有一個小小的誤差,因爲文昭先生是男性,而且是文化學者,所以男性對女性,文字造詣比較高,現在很多的文字,裏面會有一些歧義,女生,年輕的女生,一聽到文藝青年,這裏面有個感覺,叫做酸,就是你這樣子一句,賣弄文字,或者很小資,有點酸啦吧嘰,過度講究的意味在,有這種情緒。

文昭:我覺得,她可能還不是這個想法,因爲你看她的反應是,她馬上貼出一串她很感性的照片出來,她理解文藝女青年,就是很土,比較萌,不知道什麼叫時尚,是這麼一個感覺。那個時候很多人對文藝青年是這麼理解,文藝女青年就是梳着二根麻花辮,戴着邊框厚厚的眼鏡,穿着土不拉基樣式、顏色都不好看的衣服,然後走在去學校圖書館的路上,擡頭凝望星空,懷裏抱着一本“席慕蓉”之類詩的。在朦朧詩的意境裏面,在徜徉着,然後光披一下,掉到坑裏面,所以那個時候好多人對文藝青年的理解比較呆、比較傻,在象牙塔裏面和社會隔絕,不知時尚爲何物,所以她當時貼的感性照出來以後,下面還加了一行字,爲了抗議。有人說她是文學女青年,她決定大博,一個星期不更新博客,所以可見情緒反應很激烈。但是就這兩年,文青這個詞,很大程度上,脫離了剛纔所說的色彩。說人是文藝青年,我們現在說誰榜上是文藝青年,估計她不會有那麼大的反應,很多人他會欣然接受這個稱號,他也會把他當成讚美,這裏面不存在溝通的鴻溝。其實我剛纔那位同事,她本身就是對美的感知能力比較強,很有文藝氣質的女子,實際上這種人,任何時代都會有很多,所以我想如果她今天有誰這麼說她,她就不會拒絕這個稱號。這說明一個問題,當今的中國,崇文尚禮風氣,在相當大的人羣裏面已經形成,這本身當然是一件好事,我覺得咱們在海外也樂觀其成。

最近談到習近平先生,也要在中國號召起一個文藝復興,咱們接着上次的話講,但是今天,我是想重點說另外一個問題,中國傳統文化的復興,和當前的政治環境有關係,因爲習近平他所推崇的文化成果,主要是傳統文化的成果,他的講話裏面也經常是引經據典,引用一些文言文,傳統文化。我們知道,三個主要的構成部分,儒、釋、道,佛道,既是哲學又是宗教,同時他是民間信仰,也轉化成民俗。當前的中國領導人,所說的傳統文化,他主要是指這部分,文明成果裏面,和社會治理,和協調人際關係那部分,所以我們也談這個部分。習近平希望以傳統文化和民族感情爲紐帶,重塑社會信任,達到一定程度的社會共識來起到緩和不同階層、不同利益集團矛盾的這種作用,起到一定程度的社會和解的作用,這也是習近平給統戰和政治的工作,提出的期待。但是你真的要談到政治問題,國內的學者一般都迴避,他不敢說,不想說。但是我們不說又沒有意思,因爲政治力量是構成我們生活環境的支配性力量,你要迴避它,你就失去分析現實,和探討未來最重要的參數,這個話題你基本上就廢掉。咱們就是說說表面現象,大家高興高興就完了,好在我們在海外,沒有這個顧忌。談到這個問題,簡單的歸納起來,提一個問題,在當前共產黨全面控制社會環境的裏面,我們真的能夠復興傳統文化嗎?或者反過來問,實踐傳統文化,對於現實的政治環境有什麼影響?所產生的影響,真的是共產黨所希望看到的嗎?簡單就這樣子一個問題,很多人認爲,傳統文化就是一個倉庫,這裏面什麼都有,有的你看的上,有的你不太喜歡,但是誰都可以從裏面取自己所需要的,但是忽視了傳統文化,與我們現在的政治環境,在文化基因上有一個巨大的鴻溝。這個鴻溝,基於我們一直以來,有一個很大的誤解,我們從小學以來,所受的教育,主要是在中國大陸,咱們出來的人,所認識的,就是中國過去二千多年是封建專制社會。我的判斷,這個說法,他是嚴重欠缺,可以說是錯誤。秦後這二千多年,中國社會他確實是一個政治權力,行政權力向中央集中的強大的威權社會,但是他不是我們所理解的專制社會,這個誤解具體怎麼回事?又跟我們當前談復興傳統文化有什麼關係?咱們廣告之後,繼續講。

高潔:謝謝你,幫我把時間都已經安排好,我們繼續再廣告之後,聽文昭先生來跟我們分析,這些很多來自大陸朋友,可能沒有詳細的去思索,但是這些的誤差,可能導致彼此意見,包括許許多多方面的不同……

高潔:聽衆朋友好,歡迎您繼續收聽希望之聲,各地聯播網的早間節目,我是主持人高潔。

我們邀請的是文化學者,文昭先生爲我們來談一些系列的文化,包括涉獵的話題,我們今天的話題是蠻有意思。上一週,同樣的一篇,文昭先生已經講到,從習近平文聯這樣子的講話,包括他現在對整個文藝界的重視,似乎希望通過恢復中國傳統文化來去解決目前的一些危機,或者得到社會、百姓各個階層的共識,到底能不能達到這樣子的目的?我們很多生活在海外的華人朋友,相信都會接觸到臺灣,同根不同源的我們的同胞,可是我們卻發現,大陸人來的氣質,和臺灣人的氣質是非常非常不一樣。在中國大陸,特別是在“文革”的時候,已經有一個很強的說法,中國過去的歷史是中國不能夠發展、沉重的歷史包袱,過去中國兩千年的歷史是黑暗的,甚至這個從小學、中學、大學,包括他的黨校裏面都是這樣子去分析,整個的中國的歷史,在中國大陸的解讀,是這樣一個情況。在1965-1966年,中國發生“文化大革命”之後,臺灣的第二年,蔣公、蔣介石就在臺灣開展,叫做文化復興,在臺灣開展中華文化復興的推動運動。很有趣這幾十年過去之後,今天在海外,我們和臺灣朋友接觸,包括很多從大陸旅游到臺灣的朋友,我們都發現,臺灣同胞身上的這種溫潤的文化氣質。文昭先生,我先是扯一些,剛纔聽你講的我自己的感慨,回來你講的話題。

文昭:剛纔說到,中國秦後這兩千多年,他事實上並不是我們所理解的專制集權社會,這個跟現實有什麼關係?有一個比較長的鋪墊。什麼叫專制?大家理解,這個社會的專制,他是一個專制結構,就是一個金字塔結構,越往上越小,底層是廣大沒有權力的大衆,再往上一級,一級,按權力大小來分,皇帝坐在金字塔的最頂端就他一個人,他俯看蒼生,萬物匍伏在他的腳下,他是唯一的權威,這個權威是不分享,這個是我們一般談到專制社會,腦子裏面所出現的圖像。但是用這個結構去解釋中國的傳統社會,確實是錯的。大家覺得皇帝就是金字塔頂端,就是天下之一人嗎?其實,皇帝頭上不是有三座大山嗎?

高潔:哪三座?

文昭:有三個東西壓着他,一約天命,二約聖人,聖人就是孔孟之道,三約列祖列宗。這三個東西,天命和聖人之道,合在一起,這叫做道德權威,列祖列宗叫做宗法權威。在社會的管制上,皇權和這兩種權威,是鼎足而立,就是道德權威,宗法權威,和皇權的政治權威,他是這個社會達到穩定的三股最主要的支柱力量,這三者之間,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是一種共生關係,沒有錯。但是從社會結構上來看,這幾種權力他仍然是封閉,它是掌握在不同人手裏面,比如說道德權威它是在一羣人手裏面。宗法權威它在另一羣人手裏面,第三個纔是皇帝,三角結構,超級穩定。所以中國幾千年來的改朝換代,真正發生動亂的時候,你看是相當具有破壞力,而且綿延很長時間,經常兵連禍結。海內打仗,一打仗,一內戰就是幾十年,甚至分裂很長時間,但是他這種內在的結構,超級穩定。你看到,漁陽鼙鼓動地來,安史之亂一來,或者明朝的農民戰爭一起來,社會全部被打碎,但是打碎以後,只要他政治上,有一箇中央權力被建立起來,馬上這個社會結構又按照我們剛纔所說的方式,重新組建起來,皇權要穩定,他必需依賴別的權威。雖然我們剛纔講宗法權威、道德權威,他並不是近代意義上從社會契約來的權力,所以很多從民主制度,從西方民主制度,啓蒙思想,受這部分思想影響比較深的知識份子不承認它,但是我們要看到,它從事實上,確實達到分權的結果。另外兩極權威它是制約皇權,皇權不分享,當然是個事實,但是皇權的不分享,只是在皇權這一極,這一個系統內部是這樣子。但是我們講到這,可能有的朋友會哈哈大笑,你說的太玄,什麼叫天命,天他又不說話,聖人也死了上千年,他也不說話,事實上還不是皇帝老兒一個人說了算,天不言,聖人也不言,但是有人代他們說話,誰呢?士大夫,在體制內叫文官集團,在全社會,叫做士大夫集團,受孔孟之道教育,受儒家思想影響的這一批文人、讀書人,從來都是社會的中堅,他從社會的中下層往上,一直是中堅支柱,全社會的道德話語權,基本上掌握在士大夫集團的手上。什麼叫做道德話語權?漢末聽誰來書寫?宮罪千秋誰來定論?就是士大夫。

它是根據孔孟之道來評價統治者,對皇權構成一個相當強的制約。從中國宋代開始,中國政治有一條不變的鐵律,在共產黨上臺之前,沒有人去改動它,叫做天子與士大夫共治天下。說到這,大家可能就已經看到,中國的傳統社會,它和當前的共產黨執政社會,它在基本結構上,有着本質的不同。從本質上說,中國的傳統社會它也是一個分權的社會,你要復興傳統文化就要有這麼一點士大夫精神,如果要讓中國的社會精英,重拾古代士大夫的理想,可以總結爲四句話是北宋儒學家張載所說:“爲天地立心,爲生民立命,爲往聖繼絕學,開萬世之太平。”必然讓你要重拾社會理想,他就要把道德權威從當權者手裏面拿走,歷史不容得當權者隨意修改,什麼叫正能量?什麼叫負能量?你在歷史上留下什麼地位?不容得當權者自己去解釋。在現實中,當然你像中宣部,廣電總局這種機構,他的權威就會被削弱,實際上你要復興傳統文化,我們上次有張先生提出問題,已經涉及到我們今天要講的,真的要復興傳統文化,它事實上要削減現在這種專制體制的思想基礎。有的聽衆也可能不同意,你說古代知識份子真有這麼牛嗎?我們看電視劇小說,看那些皇帝很牛,一言九鼎,坤綱獨斷,他想幹啥就幹啥,想整誰就整誰,一言不合,推出午門去給我砍了。這個確實是小說戲劇,一種誇張和誤導,事實不是這樣子。皇權、宗法權、道德輿論,這三重權威,在這三足鼎立當中,我們看到歷史上,皇權取得優勢的時候,有沒有呢?當然也是有,秦皇漢武,唐宗宋祖,歷史上有名的明君和暴君,基本上都能做到,憑他自己個人的能力,他能夠把皇權的權威,最大程度的去放大,起到支配社會的作用,好象他的權威的影子是無所不在。明君和暴君都能夠做到。大家不要以爲暴君是沒有本事,歷史上的暴君通常都是本事很大,他沒有本事,沒有能量,他還幹不成那些壞事,幹不了那些殘暴的事情。你像大臣堵在門口,勸鑑不讓他下朝,堵在辦公室門口不讓他下班,或者大臣集體罷工威脅,甚至至親好友,皇族女兒的親屬,都起來反對他,他得有極強的決斷力和行動力,還得有高超的政治手腕,才能粉碎這些阻礙,只不過在暴君那裏,被粉碎的這些阻礙,經常是良性的制約而已。你象歷史上做爲大反派,暴君的總代表,商紂王,他是個什麼人,實際上才足以拒鑑,辯足以是非,他的才學足以給他提意見的人,啞口無言,你看還沒有我有學問,都是小兒科還給我提意見,提意見的人不好意思就走了。才學足以拒鑑,辯足以是非,他辯才足以掩蓋他的錯誤,他能把壞事說成好事,除此之外,他還是才力過人,手格勐獸,他能夠下到角鬥場裏面,空手和勐獸搏鬥,所以商紂王是個文武全才,是這麼個人。所以明君和暴君都是有本事,能夠憑藉個人的力量,把皇權的威力,發揮到最大,蓋過別的權威,在歷史上確實是有,但是大家知道,中國曆史上有名有姓的皇帝,一共有多少個,四百九十四個,加上死後被兒孫追封爲皇帝,有七十三個,曹操就是死後被他兒子,魏文帝曹丕,追認了帝號,叫魏武帝,這四百九十四加上七十三個,是五百多,將近六百個皇帝,在這五百多,將近六百個皇帝裏面,請問你能記住有幾個?

高潔:最有名的暴君,和最有名的聖君。

文昭:最有名的暴君和聖君,百分之十不到,剩下的百分之九十除了強勢的明君和暴君,剩下的百分之九十是什麼?他不是昏君,平庸之主,平庸的人,這個很符合人類歷史的基本規律,事實上八、九十的人都是平庸。美國現實建國二百多年,四十多位,五十多任總統,請問大家記住那幾個?華盛頓,傑弗遜,林肯,弗蘭克林,羅斯福,其實大家數的出來,也就那麼幾個,大部分人是平庸的,所以歷史上也是這樣子,大部分時間是平庸的統治者在管理國家,平庸的統治者他沒有啥能力,他靠什麼管理,其實兩個字:傳統。可以說歷史的百分之九十的實際統治者不叫皇帝,叫傳統。詩經裏面有這麼一句話,叫“不愆不忘,率由舊章, ”這句實際上他出自詩經“大雅假樂篇”,他是這麼一個場景,君王在二十歲的時候要行冠禮,要弱冠,給他加冠,表示他已經成人,行冠禮的時候,有禮儀的場合。演奏音樂,有人在旁邊唱歌,詩經所記錄,實際上是一個歌詞,當然音樂現在已經失傳,在典禮的場合,所唱的歌詞,對未來的君王,進行教育。詩經“大雅假樂篇”裏面有這麼幾句話,叫做:“千祿百福,子孫千億,穆穆皇皇,宜君宜王,不愆不忘,率由舊章,”這幾句話,他說明,做爲一個合格的君王,你最需要做到,最重要其實是三件事情,第一件叫做“千祿百福,子孫千億”,千億是說多的意思,是個誇張,是個泛指,意思是什麼呢?就是多子多福,你就可着勁兒的生,王子嗣,多子多福,儲君是國家之本,你兒子多你就不置於有繼承危機,邦本國固,所以你第一件要做的事情,王子嗣,使勁生。第二段詞,叫做“穆穆皇皇,宜君宜王,”,“穆穆皇皇”,是指樹木的外表,這個份你得給我端住,做爲一個君王的形象,天子威儀,是要垂範天下,這個形象得維持好,你的形象就是國家的形象,所以“穆穆皇皇”你得讓萬民瞻仰,這個事情你必需得做好。像孟子見梁惠王,一看就是望之不是仁君,不見其所謂,一看他沒有那個份,一看他沒有當君王的正行,這個不行,所以份一定得端住。第三件事情是什麼?“不愆不忘,率由舊章”,舊章就是過去的章程,老的習慣和作法,前二件事情,生孩子,得把君王的份端住,剩下的事情,啥也別管都按老規矩辦,所以這個歷史上,我們看到他對君王的教育……畢竟世界上大部分人都是平庸,不會說每一代領袖上來,都能夠提出偉大思想,既是哲學家又是偉大導師。中國古人,這一點認識很清楚,畢竟大部分人不是精英,不是具有開創性力量的人,“率由舊章”,讓老幹部去幹,讓傳統來控制,傳統這兩極權威去分享,一個道德輿論的權力,一個是宗法的權力……

高潔:聽衆朋友好,歡迎您繼續收聽希望之聲,我是主持人高潔,我們邀請的是文化學者,文昭先生來給我們做專題性的節目,這個節目我們將也做成系列性,今天的節目,是繼上一週,我們聽衆提出的話題,也是結閤中國大陸目前的情況,習近平最近在文聯發表上萬言講話,同時責懲文藝界,和文化界要着重中國的傳統文化,非常的重視,可是中國的傳統文化自從“文化大革命”之後,在大陸的人羣當中,特別是學校等等,這種官方的教育系統當中,幾乎留給人的印象,中國的歷史是一個黑暗的歷史,認爲是專制黑暗的時代,導致中國不能夠發展,或者將中國的傳統文化,中國的歷史視爲中國科技落後的一個重要原因,或者一提到中國傳統文化,就會想到武術、雜技、京劇、書法,這樣子的表面,有形器物,這樣子的文化,可是中國文化的精髓到底是什麼?爲什麼文昭講到,習近平雖然你提到傳統文化,你有你的危機感,或者你有其他良好的願望,可是這裏面的誤區到底是什麼?你如果真的恢復中國傳統文化的精髓,你首先面對的是什麼?好,文昭先生非常喜歡聽你講,剛纔這兩段已經讓我們提到,回顧一下歷史,包括看到以前電視劇當中,我發現只有韓國的電視劇會演到,文臣武將對皇帝的制約,很多皇帝反倒不能做什麼事情,回過頭來看,中國大陸拍的很多電視劇,皇帝一言九鼎,但是聽您講之後,我們才明白,中國沒有西方的三權分治,但是也有傳統文化體制構架,不是體制當中明確,但是內涵當中一種現實,蠻吸引的說法,繼續洗耳恭聽。

文昭:我們剛纔講到傳統對君王的教育,做好這三件事情。大家想一想,基本思想跟我們今天很多有錢人,教育富二代也差不多,你老爹是個大老闆,掙了很多錢,想把自己的產業留給後代,教育孩子,最重要是什麼事情?第一個,最重要肯定要說你得成個家,找個合適的對象,安安穩穩過日子,生兒育女,別讓我們家斷了香火,中國人對香火意識還是很重,別墅、房車、房產,各種投資,老爹都給你準備好,你就安安穩穩過日子,然後,你別做事情,你要有能力接老爸班最好,你要沒有能力,想開個店你就開個店,你想乾點啥,就去乾點啥,別瞎捉,你要真來老爹的公司上班,有張叔、王叔、李叔,你老爸的左膀右臂,公司的股東元老,都是老爸給你準備的幫手,多聽聽這幾個叔的意見,意思其實也差不多,你看不管是上層統治者,還是你有企業,你有比較多的財產想傳給你的子孫後代,大家所關注的事情,想盯住的事情,其實都差不多,因爲畢竟你指望子孫後代跟你有同樣的創業能力,還是奢求過高,世界上大部分人,那怕你的子孫還是平庸之輩居多,所以大家想到的事情都差不多,所以歷史和大部分時間的實際統治者是傳統。你要建立起一個好的傳統,你的基業,才能長青。所以爲什麼投資股票,我一般不會花很多錢去買那些創新概念股,我會去挑家族企業,咱們受傳統文化影響,人家有傳統,他好的傳統保留時間長,他的企業就有生命力,這是我自己個人一點投資經驗,跟大家分享一下,我就喜歡挑家族企業。剛纔說到,道德權威,說的比較多,宗法的權威,也簡單解釋一下,宗法就是列祖列宗給你定下的規矩,你要遵守。列祖列宗留下的遺產你要守護,能夠超越宗法權威的皇帝,每個朝代只有他的開國之主,因爲開國之主是創辦垂統之人,他是締造這一套規矩的人,他能超越,後代都得按他畫的道邊來,除了第一個君主,以後的君主誰也超越不了宗法權威,因爲你是絕對反對不了,那是你皇帝合法性的來源。你從小生長在深宮之中,錦衣玉食,天下又不是你打的,你憑什麼坐天下,就是因爲你有血緣關係,你爸指定你當皇帝,你爸又是他爸指定,你要把你的前輩反掉,不就沒有理由坐天下了嗎?所以宗法的權威一定反不掉。說一點題外話,當今社會,和中國傳統社會,這一點上還有一點相似性,因爲中國共產黨,畢竟是在中國的土壤上成長起來,宗法思想在中國共產黨的體制內也有反映。你看蘇共他就沒有,蘇聯赫魯曉夫上來,就把斯大林反掉,然後勃列日涅上來,就把赫魯曉夫反掉,他們沒有權威的束縛,他沒有這個心理障礙。中國還沒有,這也是中共吸取的教訓,所以毛鄧江胡,這些祖先牌位都得供着,一開會,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科學發展觀,全部得念一遍,就像太廟裏面的神主牌位都要全部念一遍一樣,現在中國不是也有老人干政,老人政治,他也是宗法權威的體現。現代中國共產黨的體制,和中國傳統皇權社會,宗法的權威有沒有不同?有一個很大的不同,因爲中國傳統社會,他的宗法的權威是和儒家的仁政思想結合在一起。而共產黨老人干政也是制約現代領導人,很大的力量,他是和過去的階級鬥爭,這些思想結合在一起,和仁政結合在一起的宗法的權威,是一種良性的約束,是讓你子孫後代幹壞事幹不成,而共產黨過去跟毛思想,結合在一起的宗法的權威,他是一種惡性的約束,讓你後代的領導人幹好事幹不成,內容的區別。說到道德權威,皇權的約束,咱們講中國古代是個分權社會,可能有的朋友,又會不同意,道德權威是不是有點虛,道德值多少錢一斤?其實還真的不虛,你就小看道德權威,誰掌握了道德權威,他就能夠做一件事情,正名的權力捉在手裏面。齊宣王曾經去問孟子:“湯放桀,武王伐紂,有諸?”你們儒家所說的商湯留放夏桀,周武王又伐紂,殷紂王,這個事情有嗎?孟子回答說,“於傳有之。”書上記載有的,齊宣王就問:“臣弒其君,可乎?”實際上他故意爲難孟子,你商湯留放夏桀,周武王又滅了殷紂,都是以下犯上,你說可以嗎?你要說可以,你儒家不是講究君君臣臣、父父子子,你怎麼能鼓勵以下犯上?你說不可以,不可以,你又爲什麼把商湯、周武王當成聖人?他實際上在爲難孟子,但是孟子怎麼回答,孟子說:“賊人者,謂之賊;賊義者,謂之殘,殘賊之人,謂之一夫。聞誅一夫紂,未聞弒君也。”這句話意思是什麼?孟子是說,破壞仁德的人,違反人性的人,叫賊,破壞天下公義的人,叫做殘,既殘且賊,幹這樣子壞事的人,叫獨夫民賊,人民公敵,我只聽說,殺了一個叫紂的人民公敵,我沒有聽說,有弒君這回事,這就是儒家正名的思想,我給你做一個道德判斷,你是殘,你是賊,或者你是一個普通人,或者很優秀的人,是君子,是小人,如果你殘忍暴虐,你是君,你不配享有君主的名號,你既然不是君主,而是民賊,那就人人得而誅之,這就叫道德權威,是不是很厲害。

高潔:是啊。

文昭:當道德權威掌握在士大夫手裏面,你是不是個君?誰說了算?他給你做評價,道德權威回到現實。如何實踐傳統文化,把這個權威分離出去,我們重新提倡中國的士大夫精神,士大夫文化,把權威從共產黨的宣傳部手裏面,分離出去,你覺得共產黨能幹嗎?這比較長的鋪墊。我們回到剛開始提到的問題,你真的實踐傳統文化,會對政治環境造成什麼影響?以及黨和政府會不會希望看到影響?有人說,皇帝,號稱九五之尊,普天之下,莫非皇臣,你老被一夥儒生盯着,給你戳嵴樑骨,在背後說你壞話,他也難受,皇帝他難道不想把道德權威收回來,把道德和皇權兩極權威合而爲一,不好嗎?當然有人這麼想過,也有人想這麼做過,但是兩千多年的皇權社會當中,從來沒有人真正成功過。第一個想這麼做的秦始皇,秦始皇“焚書坑儒”,大家也都知道,其實秦朝的李斯,還向皇帝建議被皇帝採納,他照做,“偶語詩書棄市,以古非今者族滅”。誰敢私下里面,談論詩書這些古代經典,棄市,意思斬首,曝屍示衆。偶語詩書,不是這種明目張膽的講,長篇大論的講,大傢俬下交頭接耳,偶爾聊幾句,被告發,夷三族,父母妻,這三族,全部屠殺,這麼殘酷的刑法,叫做“偶語詩書棄市,以古非今者族滅。”你古代推崇的三皇五帝,文武周孔爲榜樣,對當今皇帝進行道德指責,就滅族,夷滅你父母妻三族,而秦朝十五年而亡,秦始皇得罪天下儒生被罵了兩千多年,從來再沒有人敢效彷他。只到毛澤東,毛澤東有生之年做到他是唯一的權威,他頭上沒有別的道德權威,中共運動內部,原來有個宗法權威,叫做蘇聯老大哥,後來被他鬥死,批兄,反掉了,所以他成爲唯一紅通通的紅太陽,這個在中國兩千多年的封建君主,從來沒有,中國兩千多年的專制君主,從來沒有一個能做到。結果是什麼?社會大動亂,整個社會精神大崩潰,共產黨自己也到了崩潰的邊緣,背後的原因說起來也是非常淺顯。

人類的歷史經驗,精神的權威,和物質的權威,你得分離。絕對的專制,你把精神和物質的權威放在一起,叫政教合一,絕對的專制帶來絕對的腐敗,和絕對的動亂,所以政教分離是人類政治歷史上,非常基本的經驗。從宋代開始的政治經驗,天子與士大夫,共治天下,皇帝自己願意,因爲道德權威和政權一旦合一,道德就會經常對當權者,即與當下的利益,隨意拿來歪曲利用,只要我想幹什麼事情,我就說這個事情,合乎道德。我想反掉你什麼東西,我就說你這個事情不道德,這種道德馬上體現出虛僞性,老百姓很快就感覺到。大家都不是傻子,只准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你讓我無私奉獻,你們貪污腐敗,其結果道德沒權威,政權也沒權威,一個社會普遍信任缺失的狀態。所以皇帝們,寧願有一個士大夫階層,他願意有,有這個士大夫階層,掌握着道德評判的儒傳據理,他對子孫是一個約束,他讓子孫不置於敗壞那麼厲害,其實是對他子孫後代的保護。共產黨的本質,它是一個政教合一的組織,它不能容忍,有獨立於它的別的權威,所以它很嚴重的敵視士大夫階層,敵視士大夫精神,這是它一定要摧毀的東西。毛澤東文革,從祖先,帶到七十年代,他一定要乾的事情,所以說我們講真正復興傳統文化,它和當前的意識形態,存在着嚴重的基因不合,實際上把政教合一,合在一起,這也是一種非常蠢笨的意識形態,它使社會高度人心離散,不穩定,

高潔:今天的時間就到這兒,期待着下週三,我們把這個話題結束,謝謝文昭先生,

文昭:謝謝主持人,謝謝聽衆朋友。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