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跟着專家看神韻:一起欣賞接觸音樂家毫不吝嗇而盛讚的神韻音樂吧

【希望之聲2016年12月13日】(主持人:高潔 / 嘉賓:唐韻)**************************************

2016年12月13日     節目時長:28分26秒

**************************************

高潔:我們每年到這個時候呢,唐韻和高潔都會給大家做這樣系列的節目:跟着專家看神韻。那麼今年也是希望之聲廣播電臺年終歲末的一個和我們聽衆的共同的活動,就是跟着主持人一起去看神韻。

唐韻:是的,來迎接新的一年。

高潔:其實對神韻的讚美是全方位的。因爲你作爲一個藝術表演,她是用中國古典舞的形式展現中國五千年的傳統文化,可是她所有的細節都得到了極高的讚譽。

唐韻:這裏面呢有一些聽衆可能會說了,中國古典舞,哎呀這個太高雅了,我可能不太會欣賞。所以有的人,當你跟他發出邀請的時候他就說:哎呀我不行不行不行……可是,其實我們今天想跟大家說的呀,神韻還有另外的一個欣賞的角度。你不用看中國古典舞,你可以用閉着眼睛的方式來欣賞,相信嗎?

高潔:對舞蹈,中國古典舞的美的盛讚,我們今天暫且不提。可是神韻,其中還有一個得到了所有人的讚揚的一個細節,就是她的音樂。

唐韻:這樣的一臺大型的古典舞呢,其實她是有現場的樂隊伴奏的,而且這個樂隊可是中西合璧的一個非常獨特的一個樂團。

高潔:所以,過去有觀衆就講過說,單是神韻的服裝就值一場票價;單是神韻的舞蹈就值一場票價;那有音樂人說單是神韻的這場音樂就值一次票價。那麼神韻從2007年到現在,已經十週年了。那麼自早期呢,她基本就是神韻的藝術表演,大型歌舞的這樣一個表演。從四年前,已經開始有神韻交響樂團的演出了。真的是把神韻的音樂完整地呈現給外界了。那麼結果呢?我們來聽聽看,得到了非常高的盛讚。

唐韻:這裏面呢,我提一個在2013年的時候,9月份,當時神韻的交響樂團,是在華盛頓DC,在肯尼迪藝術中心拉開了神韻交響樂團當年度的巡演的首場演出。十幾首曲子下來啊,中間是不停地有觀衆掌聲雷動,最後演出結束的時候你知道嗎?是觀衆站起來長時間鼓掌十分鐘,然後呢四位指揮家依次又出場帶着整個樂團Encore了四支曲子,然後才結束,整個場面就特別的轟動。

高潔:我們先聽聽幾個來自臺灣的,同根、同源、同文化的臺灣的民衆。而且也是音樂人,他們是怎麼來稱讚神韻的:

“太棒太棒了,這……我這輩子看過的交響樂最棒的一次、最感動的一次。”

“真的是神曲,真的是神曲。”

那這位呢,是已故的臺灣本土音樂大師吳晉淮的傳唱工作室的傳人——王靖源,他的一個反饋,你看他非常的激動。他用了“神曲”、“絢麗”、“頂尖”、“完美” 都難以描述神韻交響樂帶來的感動。他還表示說:“因爲人跟神藉着音符來作溝通,從音符直接灌輸到我的中樞神經,到我身體每一個細胞、我都在感動,到現在我都還非常的激動。”

唐韻:對神韻音樂的盛讚不僅僅是這一個。其實有的人說,音樂是沒有國界的,來自於不同的國家、不同的行業、不同種族的人,他們對神韻的音樂都是讚譽有加。舉個例子,曾經連續獲得過加拿大最高音樂獎——朱諾獎的加拿大著名的鄉村歌手George Fox,他就讚歎說:“神韻的音樂完美無缺。”另外,兩次獲得艾美獎的一位得主,知名的作曲家,名字叫作思科列夫她也讚歎說:“神韻的音樂家們功底深厚,樂團真是棒極了。”還有知名的指揮家,也是加州Culver市的交響樂團的指揮和音樂總監,叫作Frank Fetta。他表示說:“交響樂團美妙極了,樂曲真的是非常的美。中國樂器和西方樂器的融合妙不可言。”再來還有知名的美國鋼琴家Eric Olsen他說:“音樂非常的棒,中西樂器的合奏堪稱神乎其技!”

高潔:那你看,來自瑞典的最成功的長笛演奏家、還曾經擔任馬爾默交響樂團團長和皇家音樂學院院長等職務,這是絕對專家中的專家,叫Gunilla Von Bahr,她說什麼呢?她說:“樂團音樂與舞蹈完美地融合爲一體,體現了時間配合的精確性。每一個細微的動作都在音樂中展現。”那麼還有加拿大著名的小提琴家Yuel Yawney,他說:“音樂與舞蹈協調配合之完美,不可思議,留給觀衆唯美的享受。”原來在伊朗德黑蘭交響樂團擔任第一長笛手的演奏家,叫做Taghadossi,她也是在奧地利觀看了神韻的演出之後,她說:“我今天能親身感受這場演出真的很幸運。”

不同的國家、不同的專業、不同的文化背景的這樣的音樂專業人士都不吝嗇自己的語言,給神韻的音樂、給神韻的演出給予了極高的評價。那麼到底神韻演出的音樂……我們沒有辦法把舞蹈搬到我們的聽衆的耳朵裏,那今天呢,我們接下來就請大家一起欣賞一首神韻的音樂。

高潔:剛纔呢是一首2015年的神韻交響樂的原創音樂。

唐韻:雖然沒有放完,我知道聽衆朋友心裏一定在想:哎喲,多希望聽完吶……怎麼又是你們兩個人開始說了。

高潔:因爲我們要告訴給大家:今年呢,你要跟着我們一起去看神韻的話就能夠現場聽到這樣的演出了。懂得音樂的人、喜歡欣賞音樂的人都知道,你今天聽着FM無論放得多麼清晰,你是沒有辦法跟現場音樂相比的。

唐韻:有一年啊,有一位我們電臺的嘉賓跟着我們一起去聽的是神韻的音樂會。其實神韻的交響樂團也唯一隻有那一次到達舊金山演出。那麼我的印象就是,他後來回來跟我講,他聽完了音樂會之後、回家之後,因爲已經很晚了,他就坐在那兒不願意去睡覺,一個人他說也不開燈,坐在客廳裏面就默默地想……回想他經歷的那一切。就是他覺得太激動了,激動到那種程度。

高潔:嗯,所以在這兒呢,高潔和唐韻其實我們也非常地榮耀、也非常的地感慨。幾年前我們曾經帶着我們的聽衆朋友們去欣賞了神韻交響樂,當年隨車和我們一起去的朋友,相信呢都能想起來那個激動的時刻——四個指揮同臺,然後當年,你記不記得也是三次Encore。記得,對不對?那麼這種盛況呢,不只是在幾年前的舊金山的那次神韻的音樂交響樂團。今年在巡演的時候在臺灣、在多倫多都創造了這樣的奇蹟。在今年的10月23號,在北美巡迴的第三站,加拿大多倫多非常有名的音樂廳演出的時候,那麼當時也是演出結束之後,全場、全體起立要求加演。所以指揮應觀衆的要求加演了三首Encore曲。

唐韻:哇,太幸運了。

高潔:對,然後當時呢,一位雙簧管的演奏家,那她本身就已經是很專業的了,而且是她第二次來看、專門來看神韻交響樂的。她叫做伊麗莎白▪瑞姆女士,她就講到,她說:“我被現場觀衆的反應震撼了。我從來沒有見過觀衆三次全體起立鼓掌,太棒了!”

那麼其中呢還有一位,也是加拿大非常著名的指揮家,他也是在同場,剛纔說的是同一場,你聽他怎麼講。

唐韻:這位指揮家叫做斯特拉頓,他是多倫多管絃樂團的指揮,同時也是音樂電臺的主持人。他非常興奮,說:“今天的演出太卓越了。”去年,他就已經讚歎神韻的樂曲是獨一無二的、他人無法企及。他現在已經是連續三年,年年來欣賞神韻交響樂團演奏的音樂。他說:“神韻交響樂團的合奏極爲傑出,演出的內容和藝術家們的技術是精益求精。而且,神韻演出的樂曲是中西合璧,其中包括難得一聞的原創音樂。”所以他認爲,“聆聽神韻音樂是一種非常美好的享受。”特別是他對小提琴手的表演是讚賞有加,他說:“哇,那個小提琴手非常的棒、非常的酷。她這次演出的曲目對技術的要求非常的高,但是她可以勝任這個挑戰”。

高潔:你說到這兒呢,我就看到另外一個也是著名的小提琴家,她叫Castellan 女士,她說:“神韻交響樂曲是能夠觸動人心靈的某處,當音樂的旋律和心靈的某處產生共鳴時淚水就會合着喜悅和激動流淌出來。”她說:“對小提琴手而言是難度相當高的一首曲子。對演奏者而言你不但需要技巧,經過無數遍的訓練以及擁有忍耐力和持久力,才能將這首曲子拉得成功,才能將感情投入變成真正悅耳的曲子,而不僅僅是拉出音符。”然後,她就表揚說:“而神韻的這位小提琴家將音樂的情感的部分非常完美地展現了出來”她說:“我聽着聽着,我發現自己被感動得哭了,我真是衷心地喜歡這個獨奏。”

唐韻:其實小提琴是交響樂團裏面比較典型的西方樂器的代表,那麼在神韻的樂團裏面有一種樂曲真的是把老外徹底震撼。

高潔:折服了。這個,就被老外稱作“中國的、東方的小提琴”、“那個兩根弦的小提琴”。他們也很有意思,確實是兩根弦。

唐韻:兩根弦能夠發出那麼豐富的音色和旋律來,這個他們真的是聞所未聞的。就是剛纔講到的多倫多管絃樂團的那個指揮,叫做斯特拉頓,他在欣賞完神韻交響樂的時候他就說,他很喜歡中國的樂器的音色,他特別喜歡這個二胡。他說呢:“沒有任何一種樂器的音色能和二胡一樣。”而且,那場演出是三位二胡藝術家同臺獻藝,演奏極爲一致,真的是太令人印象深刻了。

高潔:嗯,剛纔這位小提琴手,她當然不能錯過(對)中國的小提琴的這種評價了,她就說:“聽着這些二胡演奏家拉二胡,我不禁思緒萬千,我又是高興、又是反思,感到深受啓迪。”她說神韻交響樂給她一種特別棒的感覺。音樂令人振奮,讓人由衷地開心。音樂能改變人的心情,低沉的音樂讓人感到憂傷;高興的音樂讓人忘憂。聽衆會跟着曲調的高低——高亢、低沉而變換着心情。這是專業的小提琴家在談到這個二胡,包括整個神韻音樂之美。

唐韻:那我再給大家舉個例子。在美國有一個時尚界的名人。這個人她出名是因爲她叱吒時尚界當模特超過七十年,她現年已經八十三歲了,所以滿頭銀髮。對,我們經常能夠在網站上、各種各樣的媒體裏面看到她,成爲大家心目當中的楷模,覺得說:哦,如果我八十三歲能活到那個樣子真的是太酷了。她長得真的是外表特別的冷,像一個冰山女王一樣,那個範兒。那麼,她是在2015年的時候看神韻的這個交響樂表演的。看完了之後呢她也是給予了極高的評價。她說:“我很幸運能夠買到票來欣賞這場不同凡響的演出,這些音樂藝術和演奏家們是最好的中華文化的大使,他們展現出他們的心和靈魂。在今天下午的演出當中我敢說,我感受到了中華之魂。”她特別提到了這個二胡,她就說“在你這個演出當中,有一個樂器它演出來的那個聲音就像人的歌喉一樣,這個聲音出來之後我就到處去找,找誰在那兒唱歌。”她覺得那個就像歌聲在旋律間飄飛一樣的感覺,後來她才知道:哦這是樂器,是二胡。

高潔:關於二胡的盛讚簡直太多太多太多了,那接下來呢,我們就和我們的聽衆朋友們一起來欣賞一曲,在過去這些年神韻一首二胡獨奏。

唐韻:請大家聽聽看神韻的演奏藝術家們,他們演奏的二胡是什麼樣的韻味。

高潔:上一段的節目當中,最後的二胡和鋼琴這樣一個演奏的曲目,還有樂隊的整個的伴奏,您是否喜歡呢?今年的12月31號,高潔、唐韻、包括所有的聽衆朋友們,如果您願意的話,有時間的話,我們邀請您跟我們一起來欣賞神韻的演出。讓她作爲我們結束2016年,迎接2017年的最純淨、最輝煌的一個藝術盛宴。用這樣的一個方式辭舊迎新吧!

唐韻:剛纔這首二胡曲,真的我們聽完了之後,在直播間裏我們是非常非常激動的。但是我覺得我們的激動呢,可能每個人的理解是不一樣的。我曾經看到過有一位音樂家,他聽完二胡演奏說的一番話,真的是讓我覺得非常的震撼。這位音樂家叫麥克·麥卡錫,他說,二胡的演奏觸動了他靈魂深處的感情,而且打開了他前世的記憶,爲他開啓了生命的通道。他爲此流淚不止。爲什麼是這樣呢?他說他曾經做過一個夢,夢到了所有的天堂的樂隊在演奏,整個的宇宙是由光和聲組成的,然後變成樂曲、色彩和活動。而他看過神韻的交響樂演出之後,他就說神韻的演員生動的把這一切都表達出來了。

高潔:像多倫多的雜誌撰稿人兼音樂家,她也是非常有名氣的。她聽完神韻交響樂之後就說,自己在欣賞神韻音樂的時候腦中異常的平靜。彷彿一切思想都消失了,在一片祥和之中她能清清楚楚的分辨出音樂中的情感,並感受到天堂那殊勝、美好的景象。她就說那真是一種非常神聖的體驗,太美了!她說,她自己感到在一個被啓迪的水平an enlightened level,和神韻的音樂連接起來,我感到自己身處音樂當中,思想都停止了,只能感受到音樂,她說這種感覺真美。

唐韻:這是真的會欣賞音樂的人哦。

高潔:這全都是音樂的專家,那其實我們也知道不是專家的人,去聽到神韻音樂的時候,他們說出來的話更能讓大家感動。

唐韻:這是一位臺灣的聽衆,他是在臺灣行政院人事處行政總處做參事,叫蕭博仁先生。那麼可以說聽起來是一位普通的公務人員。他說,我自己認爲我自己是一個音樂的門外漢,所以當有朋友盛情邀請我去聽神韻演奏會的時候,一開始還不太願意去。最後呢,忍不住朋友的熱情推薦,他就想姑且去聽一聽吧,抱着試試看的想法去了。結果,沒想到他經歷了一場他認爲是一種神奇的體驗。他說:“這完全顛覆了我的想法,我並沒有音樂細胞,也沒有任何宗教信仰,但聽完第一個樂曲以後就感到震撼不已,不知道自己爲什麼就流眼淚。”他覺得自己的人心好像被鼓勵了,而且感覺有某種力量在庇護着他,忽然之間心靈得到了寄託一樣。一直到最後一曲樂曲演奏的時候,又有這樣的感覺,眼眶再度泛出了眼淚。他說,當最後一曲的音樂出來的時候,他就覺得天地之間有一種莊嚴感,人類顯得好渺小。樂曲讓我感覺充滿了希望,又覺得好像是有某種依附,某種生命力量在呵護自己,感覺被保護着,所以又不由自主流下眼淚了。他說看完神韻演出徹底改變了他過去對古典音樂的刻板、枯燥的印象。他沒有想到自己現在也能夠沉醉在音樂裏,他說神韻的音樂表現非常有韻味,非常的柔軟。她呈現的是中華文化天人合一的那種內涵,會引你到一個境界當中,讓你感覺到有一種昇華、解脫。忽然間就覺得,好像凡世間的這種事不需要再計較了。你就去盡情地欣賞這樣一個精神的盛宴。所以他說,對於一個不懂音樂的人來講,我開始喜歡音樂了。

高潔:的確,我以前在節目當中說過,交響樂確實感覺到離我們比較遙遠,以前爲了學習也努力地去欣賞,但是神韻交響樂改變了我的生命。我從此之後,我聽了第一場神韻交響樂之後,真的就愛上了交響樂。

唐韻:仔細的去想爲什麼神韻這樣的音樂,她和別的世界上著名的大的樂團、著名的曲子真的有很多。可是我們通過這麼多專業人士,他們的分享,我們會感覺到神韻她的音樂裏面真的有一點不太一樣的地方。有人管她叫做“神曲神韻”。

高潔:還想補充一箇中國二胡的演奏家,他是畢業於中央音樂學院的,退休前是中國廣播藝術團的演奏家。他自己也是編曲家和作曲家,他叫辛修祿先生。他看了神韻的演出之後,他說:“我用現在的網絡語言來說,我要給神韻音樂會一萬個贊。”他說:“這個樂團從作曲到配器,非常震撼、非常大氣,配器非常精緻,運用了中國民族樂器二胡、琵琶都運用得恰到好處。”他自己很誠懇,他說:“我不懂得英文的節目單,開頭的幾首交響樂,我有一種好像和神對話的感覺。就是在神的坐檯下翩翩起舞的感覺。”真神了!所以我們在這裏邀請大家,一起乘坐巴士,去到舊金山迎接2017年新年到來的這一時刻。一起來欣賞這一場藝術的盛宴。作爲我們心靈上的一個新年的禮物。

唐韻:我曾經看到有專家說,如果你要是每天聽比如說莫扎特的音樂。你一天聽10分鐘會增進智力。如果是每天能聽上神韻,多聽一點,那麼是不是對我們也有這種增加我們智慧、能夠舒緩我們的生活壓力這樣一個奇妙的功效呢?

那我這裏還有個好消息,順便跟我們聽衆朋友說一下。一年神韻纔來一次,你只能聽那麼短短的兩個小時。但是,如果您想收藏神韻的音樂的話,可以到我們美好生活小鋪裏來,我們這兒有以往每年,但是不全了,有部分神韻演出的CD碟片出售。

高潔:放到你的車裏、放到你的家裏,每天10分鐘增長智力、調整人的身體能量狀態。行了,我們長話短說。接下來我們用神韻音樂來清洗我們自己。來,大家做一個欣賞吧!

唐韻:別忘了到我們的網站 www.bayvoice.net 上去報名,參加“神韻大巴”。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