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袁崇煥,明末一代名將,絕代的悲劇英雄。(圖片:希望之聲合成)
袁崇煥,明末一代名將,絕代的悲劇英雄。(圖片:希望之聲合成)

爲何袁崇煥救駕有功卻被崇禎凌遲?袁崇煥被割了3543刀,有一個人讓我們相信道義還在

【希望之聲2020年9月29日】(作者:鮑天雨)中國自古以來,忠臣冤死的故事,最典型的除了岳飛嶽少保,就屬袁崇煥袁督師了,《明史·袁崇煥傳》這樣說道:“自崇煥死,邊事益無人,明亡徵決矣”,意思就是,袁崇煥一死,明朝就沒有人能夠守住邊關,而註定要滅亡了。

袁崇煥,字元素(這個好記),明朝東莞縣人,進士出身,是個文人,確在用兵上有天賦,曾指揮寧遠之戰,寧錦之戰以及廣渠門之戰,在明朝對金兵屢戰屢敗時,完全扭轉了局面,成爲“人形長城”,而就在他被抓僅僅半個月後,明軍就被後金大敗,多名久隨袁督師的大將或戰死或被俘,由此可見一斑,“自毀長城”的崇禎也成了亡國之君。

1629年十月二十七日,後金天聰汗皇太極親自率領八旗大軍,與蒙古聯軍一處,共計十多萬人,繞過明朝軍事重鎮寧遠防區的山海關和錦州防線,取道蒙古,長驅直入,突破長城的喜峯口,直逼大明京都北京城,第二天薊遼督師袁崇煥就得到了京都告急的軍報,連忙點了九千兵士,人馬都不歇息,日夜兼馳,在後金大軍之前趕到北京城下。

十一月二十日,雙方在廣渠門外開戰,就是今天北京東城區的飛天大廈邊上,袁崇煥身爲三軍統帥,依然身先士卒,身上的鎧甲箭鏃遍佈,猶如刺蝟一般,好在穿的夠佐實,箭鏃沒有穿透。

不過這已經極大了鼓舞了軍隊士氣,明軍無不奮勇殺敵,金軍傷亡數百人,還有千餘軍馬掉入護城河裏,凍死凍傷不計其數。雙方從上午11點一直打到了下午6點,明軍以數百傷亡,殲滅了數以千計的後金軍,迫使皇太極退兵三十餘里,這就是歷史上有名的廣渠門大捷。

按理說軍隊打了勝仗,朝廷怎麼的也得嘉獎一下,但此時因爲金軍尚未遠退,所以袁崇煥就將部隊駐紮在廣渠門外,而當時已經入冬,冰天雪地裏在戶外待着可不好受,而袁崇煥和兵士們就一同在外面守着,保護着城中的百姓和皇上。

就這樣過了數日,本來就是急急忙忙趕過來的,沒有帶輜重部隊,所以糧餉告急,但袁崇煥軍紀嚴明,要求任何官兵都不能搶百姓糧食,有一個士兵因爲餓急了,偷拿了百姓的麪餅吃,結果袁督師含淚將其斬首示衆。

就在袁崇煥正在爲糧食發愁呢,突然來了一道詔書:崇禎要接見袁崇煥,商量軍餉一事。這真是剛犯瞌睡就給送個枕頭,袁崇煥當然非常開心,而此時北京早就已經閉門戒嚴了,大門緊閉,堂堂督師都不得從門進去,結果是從城垛上放下一個繫着繩子的大筐,坐在裏面吊進城中。

說話間來到了紫禁城的平臺,袁崇煥看到了早早就在那裏等着他的崇禎皇帝,然而氣氛有點不太對,因爲一臉嚴肅的崇禎,隱隱之中帶着一股殺氣,正當袁崇煥差異時,崇禎突然下令,將袁崇煥逮捕,打入錦衣衛的大獄。

說道錦衣衛,想必大家都不陌生,這可以說是中國歷史上最有名的特務機構之一,有關它的影視作品數不勝數,其監獄中的酷刑更是令人膽寒,袁崇煥就是被關在了這樣的地方,可以說崇禎是故意要把督師往死裏整。

那罪名是什麼呢? 居然是通敵罪,而有關這方面的史料記載特別多,各種觀點都有,這裏只給大家大概描述一下,簡而言之,崇禎帝中了皇太極的反間計,認爲袁崇煥和後金暗通款曲,私下達成了密約,所以金軍才能長驅直入殺到北京城下,而袁崇煥假意勤王,爲的是裏應外合,之後就要逼宮了。

而除了崇禎和朝廷的觀點外,當時民間也異常的謠傳袁崇煥叛變一事,究其原因,是北京城周邊的老百姓承平日久,沒見過打仗,這後金軍一來,燒殺搶掠,包括很多達官貴人的莊園也都慘遭焚燬,如此一來,人們不分青紅皁白,一股腦的將這股怨氣撒在了袁崇煥的頭上,指責他抗金失利,這話傳着傳着,就變成了通敵了。

袁崇煥的案子,足足審了九個月,其間崇禎還兩次親自提審,最終朝廷判袁崇煥通 “通虜謀叛”“擅主和議”“專戮大帥”的罪名,處以磔刑,位置就在北京的蓮花河河畔的甘石橋,其妻妾子女兄弟皆被流放兩千里。

明朝一般的死刑,只有絞死和斬首兩種,而磔刑,也就是凌遲,可以說是崇禎袁崇煥的“特殊待遇”,就是用刀子將受刑人身上的肉一片一片的割下,可以說是古今中外最殘酷的死刑之一,而針對袁崇煥的刑法,又更殘忍了一步,因爲一般磔刑最多割360刀,而袁崇煥足足捱了3543刀,這是有紀錄以來的最殘酷的一次。

而這還不是最讓後人難過的,當時不明就裏的北京百姓都對袁崇煥通敵信以爲真,當時有個叫張岱的人,寫了一本《石匱書後集》,裏面這樣記載:

“遂於鎮撫司綁發西市,寸寸臠割之。割肉一塊,京師百姓從儈子手爭取,生噉之。儈子亂撲,百姓以錢爭買其肉,頃刻立盡。開膛出其腸胃,百姓羣起搶之;得其一節者,和燒酒生齧,血流齒頰間,猶唾地罵不已。拾得其骨者,以刀斧碎磔之。骨肉俱盡,止剩一首傳視九邊。”

翻譯成白話文,就是袁崇煥被綁到西市受凌遲酷刑,身上的肉每割下一片,京城百姓就從劊子手的手裏搶奪過去,生吞了。然後劊子手開始在袁崇煥身上胡亂砍,百姓就爭相買他的肉,很快頃刻間就將他的皮肉剮殺完了,隨後又開膛破腹,把腸子挑了出來,百姓又去哄搶,得到一節腸子的人,就着燒酒生吃,即便血流滿了牙齒和腮幫子,仍罵聲不斷。撿到骨頭的人,用刀斧砍碎砸碎,到最後骨肉都沒有了,只剩下一具頭顱,準備拿到邊疆前線去示衆。

寫這段記載的張岱,也是懷着對袁崇煥極大的仇恨在記錄着,字裏行間都透露出一股恨意,他甚至還拿秦檜比較,說好歹秦檜讓宋朝延柞了二百年,可見當時的社會從上到下都對袁崇煥抱有何等的惡意,但就是在這種氛圍下,有一個人冒天下之大不韙,爲袁督師收屍。

這個人叫什麼已經無從考證,只知道姓佘氏,後世被稱爲佘義士,是袁崇煥舊部,在行刑後當晚,趁着夜色將袁崇煥的首級偷了回來,祕密葬於家中後院,而且死前給子孫留下遺訓,一是不許回廣東老家,要世世代代爲袁督師守墓,二是不許做官但必須讀書,三是自己死後可埋於袁將軍幕一旁,以示生死相守。

佘家的人從此就一直以袁崇煥守墓人的身份,生存下去,一直到了乾隆年間,乾隆爺爲袁崇煥平反,佘家才公開了這一祕密,二就在今年的8月12日,第十七代守墓人佘幼芝在北京逝世,享年81歲,到她爲止,佘家人整整爲袁崇煥守了390年。

袁崇煥的功勞,可不僅僅是廣渠門救駕,在他首次督師的寧遠之戰,就立下大功,這是明軍首次打敗後金的軍隊,不但以極小的傷亡,擊退了十倍於己的敵兵,而且還據說依靠火炮擊傷了當時的後金天命漢努爾哈赤,後者不久後重傷不治。

隨後的寧遠之戰再次大勝皇太極率領的六萬大軍,而且袁崇煥不單單是率軍作戰厲害,在大戰略上同樣扭轉了對後金的劣勢,他所一手打造的關寧錦防線,並確立了以守爲功的策略,因爲明軍不善野戰,只能憑藉防禦工事和大炮陣地,以對付後金的鐵騎,同時屯田和依靠當地人守土的方針,也極大減小了後勤補給。

然而就是如此功勳卓越的英雄人物,只因當朝皇帝個人的懷疑,就被打入死牢,含冤而去。崇禎當時要治罪袁督師,想盡了各種辦法,《明史·李錦衣若璉傳》記載了這樣一則故事:

當時袁崇煥已經下獄,崇禎要蒐羅其通敵的證據,在民間罕見有着好名聲的錦衣衛頭目李若璉,審訊一個被懷疑時袁崇煥奸細的木工,李若璉看完案宗,覺得有蹊蹺,因爲以袁崇煥的身份,怎麼會找一個木匠當聯絡後金的奸細。

後來木匠如實回答,自己是被屈打成招,如果不招供,當時就要被夾死。“我是山西人,在北京做木匠,和曾去過遼東?”於是李若璉將案情稟報給崇禎,但皇帝不滿意,又叫另一個人去查,結果後者上報說木匠確實是奸細,崇禎隨即就判了袁崇煥凌遲之刑,同時李若璉被降了兩級。

後來李自成大軍攻入北京時,在幾乎所有官兵都逃跑的情況下,李若璉堅守崇文門,最終自殺殉國,死前留下絕命詞:死矣!即爲今日事;悲哉!何必後人知。

在社會缺少良知和真相無法得以展現的時代,是英雄的悲劇,也是這個國家和民族的悲劇,跟着政府一道,去抹黑,生啖英雄肉的民衆,不一定是正義的代表,而不畏個人安憂,只爲道義而活的,就如佘家人一樣,就如同他們會葬在袁崇煥身邊一樣,榮耀的光芒,萬世猶存。

責任編輯:陳雯韻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