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ad image

【横河评论】卡斯特罗之死和世界大变局 (音频/视频)

【横河评论】卡斯特罗之死和世界大变局 (音频/视频)

【希望之声2016年12月3日】(主持人:横河 / 嘉宾:横河)主持人:听众朋友好,欢迎您收听《横河评论》,我是杨光。

横河:我是横河,大家好。

主持人:古巴强人卡斯特罗谢世,这一位饱受争议的人物,又一次占据各大媒体头条成为最近几天的新闻人物。锋头正强的美国总统当选人川普卡斯特罗是残暴的独裁者;现任总统奥巴马则称卡斯特罗为传奇人物;在欧洲、亚洲,大家对他的看法也非常两极、分化。

卡斯特罗在2011年卸任古巴最高领导人职务,淡出公众视野已经很长时间了,他的离世为什么还能引发这么多的关注和争议?我们今天分析一下。

在这场「如何评价卡斯特罗?」的口水战中,中国媒体也加入了,当然,对于中国人来说,卡斯特罗也是一位特殊人物。横河先生,请您点评一下,古巴跟中国离得这么远,为什么中国人对他的感觉好像是很亲近?

横河:确实是这样,从两个国家的地理位置、人口、国土面积和在国际上的影响力等多种因素,古巴和中国很难扯到一起去,这有历史原因。古巴跟其他社会主义阵营的国家不一样,当时绝大部分所谓「冷战」时期的社会主义阵营国家,都是通过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建立的政权,包括中国,包括东欧的那些国家。到了1959年,古巴的社会主义革命才成功,1960年,和中国、和当时的苏联分别建交。

1960年,当时中国其实处于非常困难时期,但是立刻就给古巴提供了6,000万美元低息贷款,不是人民币,当时还提供了4,000万人民币建一所汽车配件厂,等于是掏出了大笔钱供养这个政权。

大部分中国人对于古巴的熟悉是1962年的导弹危机,到处是游行,还喊著口号「古巴西洋基诺」,但是时间并不很长,我记得那时候支持古巴还有一件事情,中国刚刚大饥荒,突然之间吃的全都是来自古巴的砂糖。对古巴的印象,一是游行,支持古巴导弹危机;再就是古巴砂糖,记得印象最深。

1963年开始,古巴明显倒向苏联,因为那时候中、苏开始论战了,古巴就选边站在苏联那一边。到了1967年,古巴跟苏联又不合了,因为当时苏联是不主张输出革命的,而卡斯特罗主张输出革命,他要把古巴的模式扩展到整个拉丁美洲,所以跟苏联的关系就不好了。1970年以后,他大概也认识到,不大可能用他的力量在南美进行共产主义革命,因此他放弃武装斗争,跟苏联和解,他跟苏联和解以后,和中国的关系也就开始缓和了,但是一直处于低潮。一直到1988年,中共和古巴共产党才开始恢复正常交往,苏联解体以后,中共和古巴共产党的关系才恢复正常。

卡斯特罗,别看中国人对他这么熟悉,他是1995年才第一次访问中国,所以说起来他基本上还算不上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中国人为什么对他印象很深呢?是因为中共一直把他作为对抗美国的英雄来宣传。到了苏联解体以后,在意识形态上还在坚持的社会主义国家就非常少了,古巴是其中一个,所以中共对它有同病相怜的感觉。

讲到「中国人民的老朋友」,我看了一下,凡是能够被称为「中国人民老朋友」的都有一些相同特点,首先就是接受中共的大笔援助,哪怕是中国人大批饿死的时候都是这样,这个没有例外的;还有,它们本身在国际上都是极度孤立的,即使在外交上被承认,很少有国家把它们当成正常国家看待的,而且统治者的性格都非常不稳定,而他们的外交政策是在中国和前苏联之间摇摆,以得到最大利益,经济利益。

像我们以前讲的「欧洲的社会主义明灯」阿尔巴尼亚、古巴和以前柬埔寨的红色高棉政权,还有一些就是一直被中共称为亚非拉第三世界国家的那些小的独裁国家,讲是讲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其实没中国人民什么事啦,就是中共的老朋友,这些人对中国人民的危害其实是很大的,因为中国人民在最肚子饿的时候,中共拿出大笔的钱去援助这些国家。

主持人:卡斯特罗是社会主义国家第一代领导人中,唯一一个生前卸任的,但是我们知道,古巴在国际上没有什么影响,有句话说「小国无大事」,按理说,这幺小的一个国家在国际上没有影响,它也没有什么了不得的人物能够成为世界级的人物,为什么卡斯特罗的过世会引起这么大的关注?

横河:这个跟古巴和卡斯特罗个人特点有关系。大家知道,美国占了北美大陆的一部分,南美在中共的宣传当中一直把它叫做「美国的后院」,其实也不是美国的后院,只是美国的外交政策比较好,只要是正常的国家就愿意跟它交往,突然在中间插了一个古巴是坚决反美的,当然后来南美还有一些反美的国家,但是像古巴这幺小的一根钉子扎在那个地方,这是很少见的,而且曾经发生过导弹危机。

前面是猪湾危机,后来就是导弹危机。流亡的古巴人在美国的帮助下,企图推翻卡斯特罗政权,结果失败了,这就很轰动,后来就发生导弹危机。卡斯特罗个人的特点,一方面他和其他的社会主义独裁领导人是相似的,他镇压异己、搞社会主义革命,都是一样的,他自己是生前卸任的最高领导人,这在所谓社会主义第一代领导人当中绝无仅有。说起来,他是第一代掌权的独裁者中仅有的,还可以算是善终的没有死于非命。

毛泽东虽然说没有死于非命吧,但是他临终时几乎是四面楚歌,连朋友都没有,连中共党内朋友都没有。卡斯特罗是不一样的,他又是所谓第一代领导人当中的最后一个,其他的都早就不在了,这个是他的特点。再一个就是现在的国际形势,他还在世的最后一段时间,美国和古巴的关系解冻,现在两国的外交关系已经正常化。当然现在正好川普上台,美国和古巴的关系又出现新的变数,所以在这么多因素的综合下,卡斯特罗的去世,应该说是引起超出应该有的关注。

主持人:还有一个特点,卡斯特罗死了以后,各方对他的评价非常不一样,甚至到了针锋相对的地步,这好像在历史上也不多见。

横河:对。对于共产党的领导人来说,这个情况其实也不多见,当然,有不同的评价很正常,因为人本来就不一样,总有人会支持他的观点或者同情他的处境,你想,文革的时候还有这么多西方的年轻人拿着小红书去学红卫兵那样,这是很正常的,但是整个国际上的总体评价,对于共产极权的党魁基本上是负面评价为主,比如对斯大林的评价、对毛泽东的评价。

当时对这些人的评价以负面为主是跟国际环境有关系。在冷战时期是两大阵营对抗,在两大阵营对抗的情况下,当然西方有言论自由,但是毕竟在政治上还是以谴责共产暴政为主,是主流。现在的问题,卡斯特罗其实撞到了一个特殊时期,毕竟冷战已经过去很久了,人们已经把它忘了,把冷战时期和共产独裁时期大规模的杀戮本国人民的情况,西方整体有遗忘。相对来说,国际社会一些人在评价独裁者的时候,比较少顾忌,那时候对毛泽东就有比较正面的评价,但没有像这一次对卡斯特罗那么公开、全面。

另外就是中国对他的评价官方和民间相差很大,民间对立也很明显,典型的就是《环球时报》。《环球时报》写了一篇文章讲什么呢?说「骂卡斯特罗的人格局都很低」。《环球时报》是中国官媒当中最坚守共产主义原教旨意识形态的。所以我觉得就是意识形态的同病相怜吧!

其实网民也很明白,我刚才不是讲了,中共和古巴共产党之间长期以来实际上是不合的,所以网民就把1960年代中共喉舌媒体骂卡斯特罗的文章给搬出来了,然后贴出来反击《环球时报》。这就很有意思了。

对于美国来说,当选总统的川普立场非常鲜明,他比喻卡斯特罗是一个残忍的独裁者,他迫害自己国家的人民将近60年,卡斯特罗的遗产是行刑队、盗贼,难以想像的苦难、贫穷和对基本人权的践踏。川普说,古巴仍然是一个独裁的岛国,我希望今天标记着远离忍受太久的恐怖而走向未来,未来伟大的古巴人民将生活在他们应有的自由当中。这是川普的立场。

川普的副总统彭思也声明,他说,暴君卡斯特罗死了,新的希望升起。

其实对卡斯特罗的评价,最好是看古巴人怎么说,因为别人没有经历过那种生活,没有经历过那种痛苦,是没有办法去评价的。古巴人怎么说?古巴之外的最大古巴人社区在佛罗里达州,佛罗里达的古巴社区,几乎可以用「节日狂欢」来表达、反应对卡斯特罗的死。

到过佛罗里达的人都知道,在佛罗里达南部的居民,几乎都是古巴裔的难民或者他们的后代。根据统计,从卡斯特罗上台以来,有九十多万古巴人逃到美国,大部分住在佛罗里达,加上逃亡途中死在海上的估计有1/4,难民总数在一百多万,而古巴只有1,000万人口。

一个国家有超过1/10的人口外逃,这就是人民的选择,这就是人们对卡斯特罗的评价。很清楚,中国人现在讲「用脚投票」,人家是冒着生命危险用脚投票的。想想看,这么多难民,这不是在战乱当中,这是在卡斯特罗已经建立他的政权以后,也就是说,在没有外来威胁的和平环境下这么多人外逃,这和现在中东、叙利亚的难民情况是不一样的,人家打了那么多年仗,有难民那是可以理解的。这个其实也是社会主义统治的特点。

像中共统治下的中国,也是在和平时期有8,000万人非正常死亡,超过两次世界大战全世界死亡人数总和。现在讲中国人口是13亿、14亿,在文革结束之前一直说是8亿,8亿实际上讲的是文革最后结束的时候,在之前还是6亿多,也就是说8亿是当时最高点。在最高点之前共有8,000万人非正常死亡,超过当时人口的1/10。柬埔寨红色高棉统治时期,屠杀的人口被认为是达到全国人口的1/3到1/4。和平时期屠杀本国人民达到这种规模的,除了社会主义国家其他找不到。

《九评共产党》里面说到,正常情况人们也有战争,但是人们是为了征服而杀戮,而共产主义特别是中共,它是为了杀戮而征服,征服以后才开始大规模杀戮,这是不一样的。

主持人:英国外交大臣约翰逊说,卡斯特罗的死标志着古巴一个时代的结束,同时也是古巴人民一个新时代的开始。您认为卡斯特罗死以后,古巴的情况会怎么变化?比如说,它会不会像东欧那些国家走向开放,甚至是实行民主。

横河:这是有可能的。因为共产独裁国家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它内在有不可克服的矛盾,另外就是它的制度化接班的欠缺,所以统治者个人因素在整个国家政治生活当中起的作用非常大。这和一般的民主国家不一样,你不要看民主国家的人民对选哪一个总统这么紧张,其实它有制度的约束因素。

独裁国家不一样,像在中国,毛泽东如果不死,文革不会结束,中国不会走向改革开放。所以毛泽东的死亡就决定了文革的结束和后来的经济开放。而苏联的解体,其实跟勃列日涅夫的死有关。勃列日涅夫维持他那种类型的统治,其实不会变的,但他死了以后,就由安德罗波夫前克格勃首领接班,他知道苏联当时存在的问题,而且知道不改不行了,所以他推动了开始的改革。但很快他就死了,正巧契尔年科接班,契尔年科其实是属于像勃列日涅夫这种类型的,是反对改革开放的,但是他有严重的疾病,接班不到一年又死了,结果戈尔巴乔夫上台。

个人的因素是偶然因素,从这些国家的特点来看,它的内部矛盾总要导致这一天的,但是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发生,就跟个人因素有很大的关系了。我们说这是历史的偶然,但是历史的偶然又是谁造成的呢?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从古巴现在所面临的外部和内部的条件来看,确实有改变的动因,它政治上特别孤立,好不容易刚刚和美国开始和解,结果川普当选总统,马上要宣布不承认前面的那些变化,一定要古巴人民真正得到自由。那就完全不一样了。它政治上的孤立等于又重新开始了,经济上的困难当然大家都知道了。

离古巴不远的地方,在佛罗里达有一个庞大的古巴社区,他们和古巴有千丝万缕的连系,他们走向自由以后,改变了自己的人生,这对古巴人是有很大影响的,独裁者铁腕人物在的时候是一种想法,铁腕人物不在了会是另外一种想法。这些都是促进它内部发生变化的因素,少了一个铁腕的强人以后,变化的可能性就大了很多。

主持人:我想讨论卡斯特罗也讨论古巴的变化,不能脱离整个共产国际运动的大环境。共产国际是从上个世纪开始,那时候是一下子蓬勃发展起来了,但是这么多年的过程中,它经历了一次崩溃,我觉得可能现在中国的很多年轻人已经忘了那一段历史。您能不能给我们整个的、大概的理顺一下共产国际的发展历史?

横河:当然。共产主义是马克思、恩格斯创建的理论,但实际上我们讲共产国际应该从它的实践开始。它的实践是从1917年俄国的「十月革命」开始的,当时列宁在德国的资助下回到俄国,发动无产阶级革命。德国当时资助列宁的原因,是想通过革命取得它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战场上的优势。

当时最早的时候,在俄国是二月革命,资产阶级革命。后来布尔什维克(就是共产党)很快就发动了另外一次革命,就是十月革命,当中只差8个月。十月革命就推翻了当时的临时政府,成立了苏维埃。苏联当时是第三国际,第三国际就对其他国家实行武装斗争输出,当时中心一直在苏联。

其他的国家、东欧的国家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期,苏联红军在和纳粹作战的过程当中,所谓解放的那些被纳粹占领的东欧国家,强制实行社会主义制度,这也就是为什么后来他们变革很容易。

中国就不一样了,中国是成立了中国共产党,当时中国共产党是共产国际的一个支部,直接受苏共领导。当然中国有自己那一套啦,所谓毛泽东的农村包围城市、武装斗争这一套东西。这套东西最后夺取政权,在整个抗战过程当中我们都知道,这个就不说了。

抗战结束以后,中共之所以能够在东北战场战胜中华民国的军队,主要的原因是得到了苏联的支持,包括军火的支持。当时苏联缴获关东军的所有装备,全部移交给中共军队,让中共去打内战,而且经济上给了很大的支援,这在中共党史里面不会说。要是没有苏联的支持,中共不大可能在东北战场战胜国军。

战后就形成了所谓「共产主义阵营」,这个阵营后来跟西方维持冷战很久,当然还有一些小国家散布在不同地方,在巴尔干半岛有阿尔巴尼亚,被称为「欧洲的一盏社会主义明灯」,一盏明灯就是没有别人,只有它一家,还有越南、朝鲜一些比较小的国家,还有一个就是古巴。

这过程在社会主义阵营的内部还发生一系列反抗,1956年的匈牙利、1968年的布拉格之春、1970年代波兰的团结工会运动,都是对共产主义运动和苏联的反抗。另一方面,中共和苏联也发生「谁是真正共产主义」的论战,曾经发展到边境武装冲突。

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就在里根时期苏联解体,整个东欧社会主义国家也都纷纷脱离苏联的控制走向民主。这过程中,其中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掺插在里面,就是1989年发生在北京天安门的中国学生运动,虽然被镇压下去了,但是它对东欧脱离共产主义运动起了很正面的推动和促进作用。

从冷战结束之后,共产主义整个事业就一蹶不振,因为共产主义实验就算是在全世界失败了,剩下中共,中共虽然在经济方面引入了资本主义,但是意识形态上它没有放弃,到现在都还没有放弃,因此它成为残存的几个社会主义国家的最主要的支柱。

当然这些国家在理论上并不一定同意中共经济上的开放,但它还是要资源嘛,互相之间还抱成一团,剩下的这几个国家在意识形态上还声称是社会主义,还信奉共产主义。

主持人:我们从历史上可以看到,任何一个朝代开朝的时候都是英雄辈出,到了它末世的时候就人才匮乏、气数已尽。美国媒体是这么评价川普的当选:川普当选会结束全球共产主义。把他比做是另外一个里根。正在这时候,共产主义阵营唯一最后的一个第一代领导人卡斯特罗过世了;我们现在看到北韩也是危机重重;中国,之前我们分析过很多次了,也正处在变革的关键点上,这是不是全球共产主义要结束的天象?您会这样觉得吗?

横河:全球共产主义结束我倒觉得不是特别大的争议,共产主义运动从冷战结束之后,基本上就算结束了。其实美国媒体说的是「结束全球社会主义」,是这么说的:柏林墙倒塌27年后,川普声称要终结作为全球社会主义另一个支柱的全球化,或者叫全球主义。大概指的「已经终结了的支柱」就是柏林墙或者是柏林墙所代表的社会主义阵营。

这里有几个概念,一个就是全球化,全球化广义指的是从十五到十七世纪的地理大发现开始的国际间的交流,而一般的人只是把过去二十多年国际贸易和投资增长称为全球化,这个全球化是以关贸总协定以及后来的世界贸易组织为代表的,也有人把欧洲一体化也算在里面。

另外一个概念就是全球社会主义,包括但是不仅仅限于社会主义国家。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社会主义阵营是典型的社会主义国家作为全球社会主义的代表,里根时代他打破了共产主义的全球社会主义。但是另外有两条路是全球社会主义继续维持并且在某种程度甚至发展了的,一条就是西欧式的社会主义,从理念到实践都是一种社会主义形式;另一条路,就是中共的改革开放,它是利用了全球化,引进资本主义元素,反而加强、强化了社会主义整体的经济实力以至于政治实力,试图改变世界格局,所以就把全球化看成是全球社会主义的支柱之一。中共所利用的全球化的本质,它是资本和独裁政权的统治者分工合作来瓜分世界财富,是这样的过程。

以美国和中国为例,美国是制造业的转移、工作的流失,美国的大财团摄取最大的利润,利润的一部分养肥了中共的权贵集团,从而延长了中共的统治。中共在「六‧四」以后,如果没有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话,它不可能维持这么长的时间,而中国则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人权、环境和资源的代价。

由于相当多的西方国家民众,还不仅仅是所谓的低技术工人,包括相当大比例的中产阶级,他们并没有从全球化当中得到实际的利益,所以全世界它是处于一个反思和抵制全球化的阶段,最典型的就是英国的脱欧和美国川普当选。川普当选,他如果能够真正实施「美国第一」的政策,对于依靠国际贸易而生存下去的中共政权就是很大的威胁。

冷战后期,西方曾经有过反思的过程,那个阶段就是推动自由资本主义和反共产阵营,主要的推手也是英国和美国,分别以英国的撒切尔夫人和美国的里根总统为代表,这一次反全球化又是美国和英国为代表。

卡斯特罗之死,由于古巴在全球政治、经济当中无足轻重,就是表面看的话他没有那么重要,但是却有非常大的象征意义,他是最后一个建政和最后一个离世的共产党领导人,第一代创建者。刚才讲的北韩,是形式上唯一一个解决了接班人困境的共产主义国家,别人都没有解决。但是它接了三代班以后,现在终于要总爆发,而且它的爆发一定比其他的共产主义国家爆发危机更惨烈,因为它已经把这个国家折腾得太惨了。从整个残存的社会主义国家自身的危机和全球重大的变化来看,说现在整个世界正处于大变局之中,我觉得是恰如其分。

主持人:因为时间关系,关于卡斯特罗之死的话题就讨论到这里。虽然现在的人可能都不太相信天象,但是从历史上、从横河先生以前的分析中我们能看到,其实天象是真实存在的,谁能看得懂天象,谁就能立于不败之地。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次节目时间再见。

横河:谢谢大家,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