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h logo

川普當選後的美國移民變局(一)-美國的非法移民狀況

美國系列專題報道

川普當選後的美國移民變局(一)-美國的非法移民狀況

【希望之聲2016年11月22日】(本台記者方偉綜合報導)在全世界震驚中贏得總統大選的唐納德·川普,在當選之後的第一次媒體專訪中,即表示就任之後,將馬上着手驅逐200萬到300萬有犯罪記錄的非法移民,同時證實他將在美墨邊界築起長牆,以阻止非法移民進入,確認了他與美國現行移民政策迥然不同的移民政策,將成爲他執政後的具體行動。近日,川普挑選了多位對非法移民持強硬觀點的保守派人士,出任美國司法部長和國家安全顧問等要職。

與此同時,反感川普移民政策的人士在美國各地,掀起連續的抗議,11月18日晚,美國當選副總統彭斯在紐約觀看百老匯歌劇《漢密爾頓》,謝幕時演員當場就移民問題對彭斯“叫板”,再次引起人們對川普的移民政策的廣泛關注。

川普的移民政策想解決的問題是什麼?

推進如此“激進”的移民政策的川普爲什麼能夠取勝?

非法移民問題在美國的現狀到底如何?

美國移民的歷史變遷是怎樣的?

川普達成其目標所面臨的挑戰有哪些?

美國華人在美國移民政策的變局中的處境將是什麼?

川普的勝出,反映的是美國社會對於移民問題的深層焦慮,這種焦慮,因爲話題敏感而沒有被坦率和充分的討論,對於華人,就變得更加不容易瞭解。

瞭解上述問題的答案,解析這種焦慮背後的原因,就是本系列報導所專注的內容。

***********************************

美國日漸增長的憂慮

在過去的15年,美國平均每年接受一百萬合法移民,目前美國合法移民總人數約4千萬,佔美國人口的13%。而非法移民,估計人數在一千一百萬多。

美國一直都被認爲是對移民友好的國家,因爲美國的歷史本身就是移民的歷史。從1607年第一批尋找財富的英國殖民者到達弗吉尼亞的詹姆斯鎮,到1620年尋找宗教自由的“五月花“號抵達美國東北部的普萊茅斯,在四百年內,一波一波的移民漂洋過海,來到美國,尋找他們夢想中的第二家園。

美國也確實沒有讓他們失望,美國也給了移民自由發揮的空間,移民們也在這個新的國度裏以他們的勤奮和智慧創造奇蹟。American Dream,美國夢的故事,如同特別的吸鐵石,吸引着全球各地更多的人前往,而移民,也一直被美國人認爲是塑造美國的正面和積極的力量。

那麼,這樣的美國,爲什麼今天對移民開始充滿焦慮呢?以至以激進主張限制移民的侯選人能夠得到大量選民支持呢?

我們需要先退一步,從移民走過的變遷說起。

美國移民的歷史與變遷

儘管美國一直都是相當開放的移民國家,但是移民的歷史,在不同階段卻有着相當鮮明的不同。

第一個階段被稱爲殖民時代,時間是從1600年到1850年間。在最初的100年內,大約40萬人來到美洲大陸,他們主要是英國人。後來因爲北美的種植園需要勞工,很多歐洲的窮人,就以契約工的身份來到北美,他們按照說好的契約給農場主幹到一定的年數,就可以獲得自由,經營自己的農場。在17、18世紀,近一半的歐洲移民都是這樣的契約勞工。當然,當時的“移民”也包括很多被從非洲抓來的黑人奴隸。

第二個階段時從1850年前後到1900年,大約3千萬人坐船來到新大陸,這裏主要還是歐洲人,主要來自北歐。

第三個階段是從1900到1965年,總共有1億人移民美國。這時來自歐洲的移民達到頂峯,但這個階段的人羣主要來自南歐、東歐,以及猶太人。

第四個階段是1965年到今天。1965年通過的《移民與歸化法案》,大幅改寫了移民版圖,美國移民從歐洲移民爲主,轉向了以拉丁裔和亞洲移民爲主。從1965年到今天的50年間,7千萬移民來到美國。

在拉丁裔移民中,墨西哥裔佔了三分之二。因爲美國曆史上很早就面臨勞力短缺而需要大量招募墨西哥裔勞工,由於當時的礦業、農場與道路施工等工作,危險性高而且報酬偏低,一般美國人不願意做,在這種情況下,墨西哥裔大量進入美國。當時的農場常需要一年期的工人,爲了留下墨西哥工人,農場老闆採取分期的方式發工資,使墨西哥裔爲了領工資而留下。

加州的淘金潮也吸引了大批墨西哥裔來到加州。由於美墨長達兩千英里的邊界,邊界的便利性使得墨西哥裔可以輕易的進入美國。這些歷史因素不僅使得美國與墨西哥裔有着深厚的關係,更埋下了日後非法移民問題的根源。

移民所塑造的獨特的美國社會

移民在很大程度上塑造了美國,因爲在美國,除了土著和奴隸,每一個美國人都是移民或者移民的後代。

最早的一批移民是逃避歐洲的宗教迫害的基督新教徒,儘管他們自己是基督徒,但是出於自身被羅馬天主教廷、英國聖公會和歐洲王權迫害的經歷,所謂“已所不欲,勿施於人”,他們在創立早期殖民地時,就明確提出要包容不同信仰,人人平等,開創了美國包容並蓄的立國精神。

移民也帶來了美國獨特的創業精神,並且讓美國保持年輕和活力。來到美國的新移民,多數在15和34歲之間。他們多是充滿冒險精神的人,敢於放棄自己熟悉的家鄉,爲夢想而遠涉重洋。

登陸美國之後,移民們都面對着語言困難、生存危機和尋找工作的挑戰,但是,一代一代的移民,胼手胝足,兢兢業業,在美國打造了自己的天地,寫出了許許多多的成功故事。僅看今天,聞名全球的科技巨頭谷歌、雅虎、YouTube、eBay、英特爾和《財富500強》中的40%的美國公司,都是由第一代移民和他們的孩子創辦的。根據考夫曼基金會的創業指數表示,新移民的創業活動,比美國本國人高出40%。

就行業分佈而言,受過高等教育的移民集中在科技業、知識業等高端行業,受教育程度低的人則集中在低端,來自墨西哥爲主的移民擔任了大量美國人不願意做的工作,如飲食服務、清潔、建築、農場工等。

對於移民是否搶走了美國人的工作,迄今爲止的研究並沒有證明這一點,研究者指出的原因是,移民擔任的多是美國人沒有能力、或者沒有意願從事的工作,所以移民基本沒有搶美國人的飯碗。但是,這類研究是否詳盡與客觀仍然不得而知。

在川普之前的美國總統,無論來自民主黨,還是共和黨,以及衆多的智庫和研究機構的研究結果,對移民多數都是持明確支持的態度,認爲移民的綜合效果是讓美國強大,多數移民對社會的貢獻多出他們對政府福利的索取,美國的國境應保持開放,對移民應保持友好。

但是精英層以下的普通美國人,即所謂的大衆觀點(popular opinion),對移民的態度則是“舉棋不定”。根據“皮尤研究中心”2015年5月份的一份報告,51%的美國人認爲移民對美國更好,41%認爲移民使美國更糟。對不同種族的移民,美國人印象最好的是亞裔和歐洲裔,印象最差的是拉丁裔和中東人,對非洲裔的印象持中,正負各一半。

9/11事件明顯地影響了美國人對移民的正面看法,在9/11前後,根據統計,對移民的正面態度跌掉了至少10個百分點。

美國移民政策的演變

美國移民的演變,與政府的移民政策密切相關。在過去的400年內,美國的移民政策也歷經了三大階段:自由放任(Laissez-Faire)、品質管制(Qualitative Restrictions)、數量管制(Quantitative Restrictions)。

美國建國後的一百年,從1780年到1875年是自由放任階段,基本上是門戶大開,歡迎各類移民來美國。

從1870年代開始,美國開始制定相關的品質管製法案。1875年,美國通過了第一個移民法,限制罪犯和娼妓的移入。

1882年,出於對來美華人爭奪低層工作的擔憂,美國國會通過了第一個針對特定族羣的移民法,即《排華法案》(Chinese Exclusion Act),不準華人移民美國。這個法案延續到1943年的二次大戰期間,中華民國成爲同盟國一員才被廢除。

1891年,國會通過法律,禁止有傳染性疾病、重罪犯移民。1917年,不識字的移民被立法禁止。

在《排華法案》通過後,美國國會將同樣的做法延伸到其他外國移民身上。1921年,國會通過了《緊急配額法案》(Emergency Quota Act),1924年,再通過了《國家來源配額法》(National Origin Quota Law),鼓勵西歐和北歐的移民,同時限制南歐和東歐的移民,並且全面禁止所有的亞洲移民。同時,法案規定必須比照當時的美國人口中的國家來源比例來定該國的允許移民人數,目的是,一、限制移民總量,二、使美國人口的族裔比例保持不變。

1960年代民權運動在美國的興起,使得當時的國會和政府開始檢討美國移民政策中所帶有的種族歧視性。1965年國會通過了《移民與歸化法案》(Immigration and Naturalization Act),延用至今。該法案取消了優先考慮北歐和西歐的移民政策,轉而向全世界開放,各國一律平等,同時以技能爲主要批准移民的因素,鼓勵技術移民。對技術移民設立上限的同時,對於家庭團聚的移民,出於人道的考慮,不設上限。

1965年的《移民與歸化法案》對於美國的移民版圖造成了深遠的影響。

首先,技術移民類別的設立吸引了大量世界各國,特別是亞洲優秀的年輕人才外流,極大地加強了美國的教育和科技業。在2000年,美國在科學領域培養的博士有23%是移民,在科技和電腦業,佔到40%,今天在美國的大學,1/3的理工科研究生都是外國人。

與此同時,移民板塊出現大幅變動。1965年後,歐洲移民不斷下降,從1970年移民總數的60%,下降到了2014年的8%;而來自亞洲的移民,比例上升到2014年的42%,而來自拉丁美洲的移民,上升到40%。

儘管亞裔移民增長最快,但是如果計算1965年以來50年的移民總數,則拉丁裔佔了50%之多。

拉丁裔與亞裔的移民數量的增加,除了1965年法案將移民開放給美洲和亞洲之外,家庭團聚移民也起了很大作用。由於家庭團聚移民數量不設上限,於是出現親屬連親屬的“永不停止的移民鏈”,今天,家庭團聚移民佔了每年總移民的約三分之二。

非法移民問題與爭議

非法移民,有別於上面提到的合法移民,指的是沒有入境簽證而進入美國,或合法進入美國後逾期不歸的人。

根據美國國土安全部的估計,目前滯留美國的非法移民總數爲1千1百萬,其中近60%來自墨西哥。

由於美、墨邊界長達2000英里,總數2萬人的聯邦邊境巡警僅能巡邏700英里長的線段,不到40%,而實質能夠做到截止非法移民的路段僅129英里,侷限在少數的大城市附近。因此,大量非法移民可以在不設防的地區翻山越嶺或跨越沙漠,進出美國,根據聯邦政府的估計,每年至少有50萬人非法進出美國。

1965年《移民與歸化法案》以來,墨西哥裔合法移民增長迅速,再加上無法控制的非法移民,已經開始深刻地改變美國社會的人口結構。

1965年,美國的“非西裔”白人占人口總數的84%,到2015年,降至62%,估計到2044年,美國白人將降低到50%以下,成爲一支少數民族。

與此同期,墨西哥裔人口上升到25%,而且將持續上升。所以,美國未來將出現以白人與墨裔爲主的二元社會。

如此二元社會的出現,給美國社會帶來了深層的焦慮,政治學者亨廷頓在他的《我們是誰?美國的認同挑戰》一文中,表述了這種憂慮,並試圖對其合理性做出深層的分析。

亨廷頓認爲墨西哥族裔移民潮有別與歷史上的數次移民大潮,如果延續,將給美國帶來國家認同危機。

首先,美墨之間存在長長的邊境,是世界上窮富國之間絕無僅有的情形。這樣的邊界將持續帶來大量的非法移民,數量將遠遠超過美國曆史上的德國和愛爾蘭移民潮。

三分之二的墨裔人口都集中在美國西部,二分之一集中在加州,將率先改變美國西部的人口與文化。事實上,在2014年,加州的西裔人口就已經超過了白人。

墨裔移民堅持他們的孩子要講流利的西班牙語,認爲自己首先是墨西哥人,然後纔是美國人。

墨西哥裔整體族羣在教育、收入、職業和創業意願都低於其他各移民團體,可能拉低社會的整體水平。

墨西哥裔繼承的是源自西班牙的天主教文化,有別於美國源自英國的基督新教文化。當初英國的新教徒就是無法接受天主教會的僵化和教條才遠走新大陸,在建立美國的過程中塑造了自己的寬容和以個人奮鬥爲中心的美國文化。這些都是天主教文化中所不具備的,而在天主教中,忍受貧窮作爲一種美德,可以讓人上天堂的概念,也與美國文化頗有差異。

亨廷頓認爲,美國如果逐漸地“西裔化”,將導致美國不再是今天的美國。

資深媒體人布克·韋德先生,對此也表示認同。韋德認爲,一個國家的形成,有其基本的元素,如語言、宗教、飲食、習俗等,如果一個數量巨大的種族,他們帶來的他們自己的東西,如西班牙語、天 主教,自己的飲食和自己的習俗,時間久了,原來的文化確實就會動搖。

對墨裔移民的爭議的另一個原因,是美國人對合法移民和非法移民非常鮮明的不同看法。

美國人對“遵守法律/Play by the rules“的合法移民,普遍有正面和同情的看法,對於違反法律的非法移民,普遍有負面的看法。大量的人不斷違法進入美國,讓公衆非常反感。而如果非法移民在美國犯罪,則會使這種反感雪上加霜。

2015年7月1日,一位32歲白人女性凱特·斯丹利,和父親在舊金山14號碼頭散步時無端被人開槍打死,開槍的是墨西哥裔的非法入境的遊民桑切斯,他聲稱撿到一支手槍,朝海邊的海象開槍,誤中凱特。桑切斯因爲在美國犯罪已經被遣返回墨西哥五次,而每一次他都能越過邊境再回美國。

凱特事件激起極大的公衆憤怒,共和黨總統侯選人川普在共和黨全國大會上闡述其嚴厲的移民政策時,也提及此案,使得非法移民問題愈發成爲2016年總統大選重大的焦點。

那麼針對這種情形,美國社會提出的解決方案是什麼呢?川普的方案是什麼呢?川普的勝選又意味着什麼?請看本系列報導的第二篇,“非法移民與2016大選”。

相關文章:

川普當選後的美國移民變局(二)-總統大選中的非法移民之爭

川普當選後的美國移民變局(三)–川普會驅逐所有的非法移民嗎?

川普當選後的美國移民變局(四)–驅逐非法移民的現實障礙

責任編輯:樑曉憶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